2016年7月14日 第30232篇《中国民商法律网》 2016年第1期
我国网络安全规制的治理思维与体系重点
作者:龙卫球 北京航天航空大学 
内容摘要
  本文作者:龙卫球;赵精武
        我国网络安全立法应当明确网络安全概念,对于网络安全的理解不宜僵化,应以功能的划分为主,同时应把握网络安全自身的动态性、复杂性、开放性特点。其次,网络安全法自身具有治理法的典型特点,故应以治理思维为抓手,妥善处理企业、国家、社会、个人四元关系,其治理过程更应当充分体现战略、体制、机制三个重点要求。再次,网络安全法作为网络安全法律规制的基本法,体现为以治理思维为基础的综合、动态立法,其治理原则上必须包含以下四个方面,包括在立法过程中进一步明确与网络基础规范的关系的原则、网络安全的目的与结构的原则、网络安全体制的原则以及网络安全运行机制的原则。最后,网络安全法的框架结构必须体现治理法自身的特有结构性。比如:重点突出网络安全体制规范、网络安全战略、网络基础设施、网络运行、技术和管理等机制规范以及个人信息保护、数据资产化、数据安全、数据流动、国际合作等方面的价值平衡等。
关键词
网络安全;治理思维;体系思维;
结构框架
一、绪论:网络安全与法律规制
二、网络安全的法律界定探析
三、网络安全规制的治理思维:观念、价值、重点
四、网络安全法的原则与体系构成
五、我国网络安全法律规制的难点
六、结论


(实习编辑:张泽丰)

作者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编辑:王爽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