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5日 第30842篇《甘肃政法学院学报》 2016年第3期
论基于夫妻财产制契约发生的不动产物权变动——非基于法律行为的物权变动解释路径
作者:刘耀东 辽宁师范大学 
内容摘要
我国《婚姻法》规定的约定财产制是独创式约定财产制而非选择式约定财产制。婚姻家庭的团体性特征决定了夫妻之间关于财产制的规定或约定不宜由物权法过度调整,其财产权的变动不应适用物权法关于物权变动的一般规则。不论是基于法定夫妻财产制还是基于夫妻财产制契约而发生的不动产物权变动均属于非基于法律行为的物权变动。夫妻利用夫妻财产制契约的内部性损害债权人的利益,涉及夫妻财产制契约本身应否公示的问题,不能将夫妻财产制契约本身的公示对抗与基于该契约而发生的物权变动的公示对抗问题混为一谈。
关键词
不动产;夫妻财产制契约;物权变动;法定财产制;
结构框架
一、我国《婚姻法》约定财产制的类型解释
(一)选择式约定财产制
(二)独创式约定财产制
二、基于夫妻财产制契约发生的不动产物权变动
(一)采“限定式约定财产制”之立法例——非基于法律行为的物权变动
(二)采“独创式约定财产制”之立法例——意思主义的物权变动
(三)我国现有学说理论——不动产登记的弱化与谦抑
三、另一种解释路径——非基于法律行为的不动产物权变动
四、结论


(实习编辑:刘清越)
作者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编辑: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