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0日 第30854篇《中外法学》 2014年第3期
解构动产公示、公信原则
作者:纪海龙 华东政法大学 
内容摘要
现代社会中,动产占有无法真正公示动产物权,而且针对动产物权的存在也没有合适的公示方式。动产物权移转中的交付不应被解释为物权变动的公示方式,应从功能和利益平衡的视角去论证动产变动的交付原则。占有推定权利制度和所谓的动产公示、公信无关。动产善意取得制度的基础不在于出让人占有的公信力。动产善意取得的法外基础是对交易安全的保护。动产善意取得制度在法理上的基础在于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受让人对正常物权变动方式的抽象信赖,另一方面是风险原则作为所有权人丧失所有权的归咎事由。动产善意取得制度的诸细节,应建立在这两个方面的交互作用上。
关键词
动产;公示公信;占有推定力;善意取得;
结构框架
一、我国物权法理论中的动产公示、公信原则
二、占有无法作为动产物权存在的“公示”方式
三、交付无法作为动产物权变动的“公示”方式
四、对动产所有权移转交付原则的证成
五、占有的推定力与动产物权的公示、公信无关
六、占有或交付的公信力并非是善意取得的法理基础
(一)占有公信力(权利外观)理论不足采
(二)“使受让人获得占有的能力”的实质并非是权利外观
(三)出让人享有处分权的“权利外观”实质是对“善意”要件的考量
七、对动产善意取得理论基础的重新论证
(一)善意取得的法外基础:降低交易成本、保护交易安全
(二)善意取得制度的法理基础之一:保护受让人对正常物权变动方式的抽象信赖
(三)善意取得的法理基础之二:风险原则作为(原)所有权人丧失所有权的归咎原则
(四)上述善意取得理论构成对该制度具体构成要件的影响
八、结论


(实习编辑:郭丽娜)
作者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编辑:张楚欣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