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5日 第32285篇《暨南学报》 2017年第5期
我国网络安全管制的基础、架构与限定问题——兼论我国《网络安全法》的正当化基础和适用界限
作者:龙卫球 北京航天航空大学 
内容摘要
 我国《网络安全法》奉行着一种关于网络安全治理的强监管理念,在当今世界的网络安全专门立法中可谓独树一帜,系以一个更加多层次的综合化的网络安全概念为面向,重在强化国家对于网络安全的管制力。其体系架构,在原则上体现为一种由复杂原则组合指导的特点,但格外强调国家管理的本位性和直接性;在管制事项上则体现为名目繁多,内容绵密,并呈现不少独特的体制特色。所以,为了有效而合理地实施《网络安全法》,应当深刻理解有关网络安全管制正当化基础及其演化,更加准确地解读和把握我国网络安全管制的内在基础和外在边界,并且还要特别注意实施中的目的体系、行政权属性以及网络安全技术架构等限定问题。
关键词
网络安全法;网络安全管制;管制框架;正当化基础;适用限定
结构框架
一、导言:网络安全管制的释义问题
二、网络安全管制的正当化基础及其演化
三、我国网络安全管制架构:概念、原则和事项的分析视角
(一)《网络安全法》管制的概念面向
(二)我国《网络安全法》管制的架构原则
(三)《网络安全法》管制的架构事项
四、我国网络安全法管制实施的限定因素
(一)网络管制规范的目的和体系限定
(二)网络管制规范的行政限制
五、结论

(实习编辑:陈小娟)
作者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编辑:任九岱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