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17日 第32431篇《中国人民大学学报》 2018年第1期
劳动合同形式强制的反思与完善
作者:范围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 
内容摘要
 对于劳动合同形式,我国采用形式强制立法模式。该模式是在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的历史背景下为“增强企业活力”而确立的,时至今日,其所承载的功能以及运行的社会环境都发生了重大变革。我国的书面劳动合同制度是对形式自由的管制,有违比例原则,且制度层面将证据效力作为书面劳动合同的制度目的也欠缺逻辑的合理性。《劳动合同法》延续了形式强制的立法模式,导致其内在的价值和制度冲突。欧盟国家与我国相反,以形式自由为基本原则,以劳动合同期限为中心设计合同形式。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确立,我国可借鉴欧盟国家的经验,削弱对劳动力市场的过度管制,确立形式自由原则,理顺形式与期限、解雇保护三者间的逻辑关系,以完善劳动合同形式制度。
关键词
劳动合同;形式强制;形式自由;证据效力
结构框架
一、我国劳动合同形式强制的发展演进及其现实困境
(一)发展演进:形式强制的中国逻辑 
(二)现实困境:书面劳动合同签订情况
二、劳动合同形式强制的理论及其制度反思
(一)自治与管制:形式强制的理论反思
(二)证据效力:书面形式制度目的的反思
三、欧盟国家劳动合同形式制度的借鉴
(一)遵循形式自由原则,以“非要式主义”为原则
(二)劳动合同形式与期限、解雇保护之间具有体系的关联性
(三)区分合同的双方性和雇主告知义务的单方性,规定雇主的书面告知义务
四、我国劳动合同形式制度的完善
(一)确立形式自由原则,劳动合同形式由“要式主义”改为“非要式主义”
(二)在理顺劳动合同形式与期限等制度逻辑联系的基础上,明确劳动合同制度的定位
(三)强化用人单位的告知义务,将劳动者知情权保护功能从书面劳动合同中剥离

(助理编辑:陈小娟)
作者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编辑:任九岱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