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29日 第32505篇《当代法学》 2017年第5期
生命安全机制与生命权立法
作者:王建平 四川大学 
内容摘要
生命利益的立法定位需要承认生命的安全机制。生命利益的法律化,应走出 “好人好命”“坏人
坏命”的文化误区,将其结构化区分为: 一级形态 “生活或生存”以 “生存权”规定,二级形态属于生命 “安全或安宁”利益作为 “生命维持 1”层面,三级形态 “健康或无病”的健康利益作为 “生命维持 2”层面,与四级形态 “生命权侵害”救济利益作为 “生命维持 3”层面,构成各类生命安全层面 “生命安全权”范畴,并与五级形态 “生命权处断”选择利益构成完整的生命权立法思路。以生存权、生命受保护权、生命安全权、生命安宁利益权、生命健康权、禁止侵害他人生命利益、生命损害求偿权、生命处断权和生命利益交易权等体系化思维,完善生命权立法。
关键词
生命利益; 安全机制; 生命权立法; 泛化保护; 立法设想
结构框架
合作作者:李欢

一、生命的法律定位基础:生命安全机制
二、生命利益的法律化:“好人”与“坏人”文化障碍
三、生命权立法的体系化设想
(一)生存权
(二)生命受保护权
(三)生命安全权
(四)生命安宁利益权
(五)生命健康权
(六)禁止侵害他人生命
(七)生命损害求偿权
(八)生命处断权
(九)生命利益交易权
四、结语


(助理编辑:罗骜)
作者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编辑:罗骜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