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7月7日 第34985篇《中外法学》 2020年第4期
民法典动产担保权登记对抗规则的解释论
作者:高圣平 中国人民大学 
内容摘要
就动产抵押权、所有权保留交易和融资租赁交易中出卖人、出租人的所有权,《民法典》上采取了登记对抗主义。与登记生效主义不同的是,登记对抗主义区分了动产担保权的设立与对抗第三人效力。这些动产担保权一经设立,在性质上即属物权,即使未经登记,也可对抗无担保债权人。未经登记的动产担保权,不得对抗善意的受让人、租赁权人,不得对抗其他担保权人、查封或扣押债权人、参与分配债权人、破产债权人或破产管理人。登记对抗规则与善意取得制度之间各有其不同的制度功能和体系分工,其中善意的认定自有其特殊性。在担保人的正常经营活动中,已支付合理价款并取得抵押财产的买受人免受动产担保权的约束,这一规则的适用并不仅限于浮动抵押交易。
关键词
动产担保权;登记对抗;正常经营活动中的买受人;所有权保留交易;融资租赁交易
结构框架
引言
一、动产担保权的性质与对抗的理解
(一)债权意思主义之下的解释困境
(二)未登记动产担保权的物权属性
(三)“对抗”的广义与狭义
二、未登记动产担保权可得对抗的第三人的客观范围
(一)关于第三人客观范围的学说争议与裁判分歧
(二)第三人客观范围:物权人
(三)第三人客观范围:特定债权人
三、未登记动产担保权可得对抗的第三人的主观范围
(一)受让人的“善意”限制及其认定
(二)其他担保权人的“善意”要件之否定
四、正常经营活动中的买受人规则的解释与适用
五、结语


(实习编辑:萨日娜)
作者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编辑:康秉国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