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7月21日 第34987篇《清华法学》 2020年第3期
民法典合同解除制度评析与完善建议
作者:刘凯湘 北京大学 
内容摘要
我国现有的合同解除制度满足了大多数情况下处理合同解除纠纷的规则供给需求,但仍然存在较多漏洞与弊端。《民法典》尽管在此方面作了一些修改,但仍不够完善。不可抗力是基于其导致合同履行不能而非合同目的不能实现而成为解除合同的法定事由。不可归责于当事人的意外事故、政府行为可以作为解除合同的法定原因。尚未生效的合同、涉他合同、单务合同、可撤销合同均可成为解除权的对象,但当撤销权与解除权同时存在时需确立不同的权利行使顺序。当事人一方违反从给付义务或者附随义务,致使对方不能实现合同目的,可以成为解除合同的理由。解除权既可以私力即解除通知的方式为之,也可以公力即诉讼或仲裁的方式进行。应当规定解除权行使的除斥期间,以两年为妥当,同时规定其最长除斥期间为5年。应当规定解除异议权的行使期间,以3个月为妥当。非解除权方没有在约定或者法定的异议期间内以裁判方式提出异议的,即丧失异议权。合同解除的效果以直接效果说为上,其与间接效果说及折衷说之间的差异并不像想象的大。规定严格的违约方解除权制度有现实需要。
关键词
解除权;法定解除;异议权;解除效果;违约方解除权
结构框架
一、引言 
二、现有合同解除制度的梳理与基本评价 
三、不可抗力与合同解除之间的关系之厘清 
四、得成为解除对象的合同类型之扩充 
(一)尚未生效的合同可否成为解除的对象?
(二)涉他合同可否成为解除的对象?
(三)单务合同可否成为解除的对象?
(四)可撤销合同可否成为解除的对象?
五、从给付义务、附随义务与合同解除 
六、解除权行使规则之细化 
(一)解除权的行使方式
(二)解除权的法定除斥期间
(三)对方当事人对解除权的异议权的行使方式与除斥期间
七、合同解除法律效果的界定 
八、违约方解除权的可能性 
九、余论


(实习编辑:蒲南希)
作者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编辑:陈猛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