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7月10日 第35006篇《现代法学》 2020年第2期
委托合同任意解除与违约责任
作者:武腾 中央财经大学 
内容摘要
民法典中有关委托合同任意解除的规定,应吸收司法实践中的合理经验,对本质不同的有偿委托合同予以区别对待。存在特别信赖关系,且未社会化的有偿委托合同与无偿委托合同一样,其中存在真正的任意解除权;双方当事人不需要任何理由即可随时解除合同,只有在因故意或过失导致解除时间不当时,才须承担违反附随义务的责任。在适用委托合同任意解除规定终止代理商合同时,有的人民法院补充“继续履行合同不可期待”的要件,将该规定作为“有理由的随时解除权”的规范依据,此系超越法律的续造;代理商合同本应作为独立的典型合同,其中不存在真正任意解除权,而只能基于重大理由即时终止。不动产委托管理合同中的委托人系物业服务合同中的业主,其任意解除权的行使须符合法定程序和书面通知的要求。以尽力完成特定工作为标的的委托合同,应类推适用承揽合同任意解除的规定。伴有债权让与的委托回收债权合同属于或类似于保理合同,并无真正任意解除权。所谓“委托也为受托人的利益”,一般是指在委托合同的基础上授予代理权或让与债权后,代理人对代理权有利益或受让人对债权有利益,在有因说下应排除委托合同中的任意解除权。
关键词
民法典; 委托合同; 任意解除权;有理由的随时解除权;违约责任
结构框架
一、无偿委托合同任意解除与违约责任
(一)解除时间不当与违约责任
(二)任意解除权的排除与违约责任
二、有偿委托合同中的真正任意解除权与违约责任
(一)《民法典草案》第933条与司法实践经验之间的张力
(二)有偿委托合同中存在真正的任意解除权
(三)真正任意解除权的行使与违约责任
三、有理由随时解除权与违约责任
(一)委托合同中欠缺真正任意解除权的典型情形
(二)司法实践中的“有理由随时解除权”与违约责任
四、结论


(实习编辑:丁一)
作者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编辑:王红丽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