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8月27日 第35082篇《环球法律评论》 2020年第4期
抗辩权效力的体系构成
作者:申海恩 中国政法大学 
标签: 请求权   抗辩权   债权   履行抗辩权
内容摘要
鉴于不同抗辩权主要效力的强弱程度不同,抗辩权主要效力在于排除请求权可实现性的通说,有进一步类型化考量的余地。抗辩权对请求权可实现性的排除,包括在时间上设置排除等级的永久性抗辩权和暂时性抗辩权,在程度上设置排除等级的限制请求权的抗辩权和同时履行等附随意条件的抗辩权,同时也不限于请求权本身,对间接实现请求权的担保权也发生相应的效力。暂时性抗辩权在诉讼上的效力原则上为当时无理由的驳回裁判。同时履行抗辩权与不安抗辩权导致的对待给付判决,应作出一个附条件判决,而非两个时间相同、指向相反的给付判决。由此,抗辩权的主要效力可形成一个有机体系:就指向对象而言,系“对请求权本身的效力+对请求权替代的效力”;就作用路径而言,系“时间向度上的层级+范围/程度向度上的层级”;就作用场域而言,系“实体法上的效力+裁判上的效力”。
关键词
抗辩权;暂时性抗辩权;永久性抗辩权;请求权之可实现性
结构框架
一、问题的提出
二、请求权结构的再分析:以抗辩权效力对象为面向
三、请求权可实现性之排除
四、抗辩权主要效力的延伸
五、抗辩权诉讼上的效力:以暂时性抗辩权为主的考察
六、抗辩权主要效力体系的结构


(实习编辑:鲍生慧)
作者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编辑:李丹屏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