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26日 第35212篇《法学杂志》 2020年第9期
中国法上基于遗赠发生的物权变动——论《民法典》第230条对《物权法》第29条之修改
作者:汪洋 清华大学 
标签: 物权变动   遗嘱继承   遗赠
内容摘要
《民法典》以遗产承受人是否在法定继承人范围内作为遗嘱继承与遗赠的区分标准。中国法上的遗赠包括概括遗赠与特定遗赠。遗赠中导致物权变动的原因事实,包括遗嘱这一法律行为与遗嘱人死亡这一事件,有必要区分物权变动的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因遗嘱人死亡引发,属于《物权法》第29条意义上的非基于法律行为的物权变动,遗产由被继承人所有移转为遗产继受人共同体共有。然后由遗产管理人主导进行遗产清算,清算完毕后,第二阶段的物权变动发生在遗产继受人之间,依法或依据遗嘱上的意思表示对遗产进行分割,裁判分割属于基于法律文书发生的物权变动,而协议分割或遗嘱指定分割属于意定的物权变动,自交付或登记时生效。《民法典》第230条将《物权法》第29条中“受遗赠”的情形删除,不符合继承编中遗嘱继承与遗赠的区分标准,扰乱了遗产管理人制度、遗产清算制度与遗赠制度的适用关系,对遗产的物权变动体系造成了无谓困扰,应通过扩张解释“继承人”概念,回到《物权法》的传统立场。
关键词
遗赠;遗嘱继承;非基于法律行为的物权变动;遗产债务;遗产管理人
结构框架
一、问题的提出
二、遗嘱继承与遗赠的区分和类型化 
(一)遗赠的两种立法模式
(二)我国《民法典》中遗嘱继承与遗赠的区分标准
(三)立法层面无须对遗赠进一步类型化
三、遗产清算与遗赠效力问题的交织 
(一)遗赠效力的两种立法模式
(二)遗产清算对遗赠效力的影响
四、基于遗赠发生的物权变动的体系构造 
(一)遗赠引起的物权变动的性质
(二)物权变动第一阶段: 遗产移转至遗产继受人共同体
(三)物权变动第二阶段: 作为共有物的遗产分割
五、结论


(实习编辑:蒲南希)
作者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编辑:陈猛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