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2月4日 第35337篇《法商研究》 2020年第6期
民法典时代共同遗嘱的理论构造
作者:汪洋 清华大学 
内容摘要
共同遗嘱是夫妻分别针对自己财产所作的死因处分,性质上属于两个独立的单方法律行为,死因处分之间通过条件而具备关联性,条件未成就时死因处分生效但不发生特定的法律效果。满足关联性认定的实质意义的共同遗嘱有相互指定型遗嘱与柏林式遗嘱,不包括共同指定型遗嘱。夫妻一方死亡后,生存配偶可以撤回关联性处分,夫妻不得约定预先放弃撤回权。撤回效果是先死亡方关联性处分的法律效果自动终止,相关遗产溯及适用法定继承。柏林式遗嘱宜采合并模式作为推定规则,在分离模式下则需区分继承期待权与条件未决期间的期待权,后位继承人享有附加条件尚未成就的继承既得权。条件未决期间,先位继承人受法定债之关系以及诸多处分限制,权利内容更趋同于用益权而非所有权,民法典时代的可行路径是“生存配偶享有居住权+后位继承人享有所有权”。
关键词
民法典;共同遗嘱;死因处分;关联性;后位继承
结构框架
导言
一、作为争议问题的共同遗嘱
二、民事法律行为视域中的共同遗嘱
(一)共同遗嘱的法律行为性质与生效时间的争议
(二)另一种思路:各自独立的死因处分+条件
(三)附条件与否须符合关联性认定
(四)共同遗嘱中关联性处分的撤回
(五)作为要式行为的共同遗嘱
三、柏林式共同遗嘱中后位继承的功能实现与路径选择
(一)传统理论:合并模式与分离模式
(二)需区分继承期待权与条件未决期间的期待权
(三)现实可行路径:生存配偶居住权+后位继承人所有权
四、结论


(实习编辑:江超男)
作者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编辑:萨日娜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