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3月15日 第35463篇《中国法学》 2020年第6期
民法典背景下合伙企业财产制度构造
作者:赵玉 国家检察官学院 
内容摘要
《民法典》确立了包括合伙企业在内的非法人组织的独立民事主体地位,《民法典》合同编增设“合伙合同”强化了契约型与组织型合伙财产性质的差异,但由于《合伙企业法》规定普通合伙人承担无限连带责任,有必要对合伙企业财产制度重新解释。普通合伙人对合伙企业承担的债务,既非有限责任,也非连带责任,而是无限责任。无限责任应该定性为法定担保责任。合伙企业对外承担责任的担保财产,第一序位是合伙企业的全部财产,第二序位是全体普通合伙人的财产总和,两者通过外观表见彼此区隔,为交易第三人和司法裁判机关识别。不同于契约型合伙财产共有,合伙企业财产性质,即非合伙人共有,也非相对独立,而是独立所有。现代合伙企业组织的独特价值,就在于强制性规范确立的独立财产制度与契约自由建立的治理机制之间完美结合。
关键词
合伙企业;连带责任;无限责任;财产区隔;商事合伙
结构框架
一、合伙企业财产责任认知的转变
(一)合伙企业连带责任适用对象的转变
(二)无限责任回归至法定担保本质说
二、合伙企业财产独立性的比较观察
(一)域外立法观点的选择:相对独立说与独立实体说
(二)我国合伙企业财产独立性的实定法解释
三、合伙组织的财产区隔机制
(一)民事合伙组织的财产区隔以授权性法律为保障
(二)合伙企业的财产区隔以强制性法律为保障
四、合伙企业财产的外观识别
(一)外观表见的法律效果
(二)外观表见的改进方向
结语


(助理编辑:李慧敏)
作者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编辑:林颖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