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6月24日 第35713篇《政治与法律》 2021年第6期
论合伙型私募基金有限合伙人的退伙财产请求权 ——合伙企业法和投资基金法的不同维度
作者:刘俊海 中国人民大学 
内容摘要
 我国《合伙企业法》和我国《证券投资基金法》的调整对象、设计理念和法律规范有一定差异,致使有限合伙人是否享有退伙财产请求权、退伙财产请求权的法律性质和实现途径在这两部法律的框架下存在同案不同判现象。从合伙企业法角度看,退伙财产请求权体现为抽象意义上的期待权与具体意义上的债权,后者具有债权性、社团性和可诉可裁可执行性。退伙财产请求权的义务主体是合伙企业,而非普通合伙人。普通合伙人的执行事务合伙人地位并不为其创设退伙财产给付之债及其对该债务的无限连带责任。普通合伙人连带责任旨在维护合伙企业外部交易安全,而非担保内部退伙财产之债。我国《合伙企业法》第51条规定的退伙结算制度为效力性规范,核心是尊重全体合伙人意思自治。封闭式合伙型私募基金及其普通合伙人均不对有限合伙人承担保本保息保收益的退伙财产给付之债。合伙型私募基金的本质是基金产品而非企业主体,裁判基金退伙财产之争应优先适用我国《证券投资基金法》。
关键词
有限合伙;普通合伙人;结算程序;私募基金;证券投资基金法
结构框架
一、合伙型私募基金案件同案不同判的认识论源头:合伙型私募基金是合伙企业还是基金
(一)合伙型私募基金是有限合伙企业和证券投资基金的二次制度嫁接
(二)合伙型私募基金法律关系主体扮演着双重法律角色
(三)合伙型私募基金虽登记为合伙企业,但核心本质是基金产品而非实体企业
(四)裁判合伙型私募基金有限合伙人退伙财产之争应优先适用我国《证券投资基金法》
二、合伙人退伙财产请求权的立体法律性质
(一)作为抽象期待权的退伙财产请求权
(二)作为具体债权的退伙财产请求权
(三)尚未转化为债权的退伙财产请求权不具有可诉可裁可执行性
三、退伙财产请求权的义务主体是合伙企业,而非普通合伙人
(一)退伙财产之债的义务主体是合伙企业,而非普通合伙人
(二)普通合伙人作为执行事务合伙人的地位本身并不创设其退伙财产给付之债
(三)退伙财产之争实乃合伙企业与退伙人之争
(四)证券投资基金法也不承认普通合伙人对有限合伙人的退伙财产给付之债
四、我国《合伙企业法》第51条规定的退伙结算程序规则为效力性规范
(一)退伙结算制度的的价值功能
(二)法律规范的识别方法应从“二分法”走向“三步法”
(三)从三步筛查程序看,我国《合伙企业法》第51条只能解释为私法规范中的效力性规范
(四)违反退伙结算程序规则的法律效果
五、退伙结算制度的核心是尊重全体合伙人的意思自治
(一)无论退伙事由如何,退伙结算程序都必须确保全体合伙人的意思自治和协同参与
(二)全体合伙人同意退伙的意思表示不能取代退伙结算的意思表示
(三)执行事务合伙人的对内执行权和对外代表权不能排除和否定其他合伙人的结算程序参与权
(四)执行事务合伙人向退伙人发出的过程性文件不等于终局性退伙结算文件
六、退伙财产之债不属于普通合伙人承担无限连带责任的合伙企业债务
(一)普通合伙人对退伙财产之债承担无限连带责任之争
(二)普通合伙人对合伙企业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制度设计旨在维护合伙企业外部交易安全
(三)我国《合伙企业法》中的合伙企业债务仅指合伙企业对第三人所负的外部债务
(四)让普通合伙人对退伙财产之债连带负责不利于弘扬企业家精神
(五)若普通合伙人自愿承诺对退伙财产之债连带负责,自应守约践诺
七、禁止基金管理人以固有财产对封闭式合伙型私募基金投资人退伙财产之债承担连带责任的法律逻辑
(一)我国《证券投资基金法》对封闭式基金和开放式基金的合伙人退伙财产请求权的差异化政策
(二)强制基金管理人以固有财产对基金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违反了基金独立性原则
(三)强制基金管理人以固有财产对基金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违反了禁止刚兑的金融监管政策
(四)保护封闭式合伙型私募基金投资者的治本之策是落实合格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制度
八、结论


(助理编辑:李永仙)
作者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编辑:李永仙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