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7月6日 第35731篇《中国法学》 2020年第5期
公司法定代表人越权签署的担保合同效力规则的反思与重构
作者:刘俊海 中国人民大学 
内容摘要
公司对外担保制度蕴含着公司生存权与发展权、公司善治、股权文化、契约精神与信托义务等公序良俗,为效力性规范。私法规范中的所有强制性规范皆为效力性规范。法定代表人越权签署的担保合同无效,除非由公司决议予以追认或善意相对人主张表见代表制度保护。公司法创设的债权人审查章程与决议的注意义务深度影响着《民法典》第504条的解释与适用。已登记章程对法定代表权的限制可对抗债权人。债权人若已尽合理审慎的形式审查义务,即为善意。履行注意义务以理性人标准为主,主观标准为辅。越权担保合同无效时,相对人可请求法定代表人履约或赔偿,但与公司无涉。建议新《公司法》原则禁止公司对外作保。要根除同案不同判现象,既需推动立法精准化、可诉化与可裁化,更要消除法律解释碎片化;要破除法律部门藩篱,扭转“重合同法、轻公司法”现象;要终结公章至上论和法定代表人至上论,区分法定代表人代表行为和公司决议行为。
关键词
法定代表人;越权代表;公司决议;效力性规范;善意相对人
结构框架
引言
一、公司对外担保制度被悬空虚置是乱象的主要根源
二、公司对外担保制度是效力性规范的法理依据
三、债权人索要并审查担保人公司章程与决议的法定注意义务
(一)债权人的法定注意义务为合理审慎的形式审查义务
(二)要破除公章至上论与法定代表人至上论
(三)章程对法定代表人代表权之限制可对抗第三人(相对人),债权人应主动索要公司章程
(四)债权人在索要公司决议时要精准识别公司决策机构
(五)债权人对公司担保文件存疑时,应深入求证甚或公证
四、公司对外担保制度的例外豁免情形
(一)例外豁免不应扩大化
(二)《九民纪要》列举的四种例外情形
(三)公司为自己债务作保(自益担保)的例外豁免
(四)非上市公司为子公司作保时的例外豁免
(五)专业化营业担保的例外豁免
(六)担保人公司与主债务人存在互保关系时不应例外豁免
(七)不构成股东会决议的股东签字同意不能取代公司决议
五、公司对外担保制度与表见代表制度的同频共振
(一)保护善意相对人离不开表见代表制度的拾遗补缺
(二)表见代表制度与表见代理制度和而不同
(三)善意相对人的界定标准
(四)认定善意相对人的“两步法”证据规则
(五)非善意相对人的类型化
六、法定代表人越权签署的担保合同无效的法律后果
(一)被越权代表公司不对无效担保合同相对人(债权人)承担赔偿责任
(二)善意相对人可追究法定代表人越权担保的责任
(三)《民法典》《担保法》及其司法解释均未创设法定代表人越权签署的担保合同无效时公司的缔约过错责任
(四)董事会越权决议并不导致法定代表人越权签署的担保合同全部无效
结论


(实习编辑:马宇航)
作者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编辑:江超男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