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23日 第35888篇《中国法学》 2021年第4期
基本原则与概括条款的区分:我国诚实信用与公序良俗的解释论构造
作者:于飞 中国政法大学 
内容摘要
《民法典》首章集中规定基本原则的立法例,使我国在诚实信用、公序良俗领域中形成了前有基本原则、后有概括条款的特色立法构造。特色立法呼唤与之相适应的解释论。通过汲取比较法上的区分经验与理论资源,我们可以对基本原则与概括条款作出合理区分。《民法典》第7、8条是诚实信用原则与公序良俗原则,其后诸多包含有诚实信用、公序良俗的条文为概括条款。观念上可以认为,诚实信用原则、公序良俗原则是从相关概括条款之中整体类推产生的,而我国民法将这些基本原则制定法化了。概括条款是一种特殊的规则,是裁判依据;基本原则不是规则,不能直接作为裁判依据充当司法三段论大前提,法官基于基本原则裁判时有提出规则的义务。基本原则虽非裁判依据,但在司法裁判中具有解释功能、补充功能及修正功能,仍具重要实践意义。
关键词
基本原则;概括条款;诚实信用;公序良俗;裁判依据
结构框架
一、问题的提出
(一)我国民法典关于诚实信用与公序良俗规定的特色构造
(二)解释论上的难题
(三)既有理论研究及司法实践之不足
二、基本原则与概括条款区分的理论基础
(一)《德国民法典》第242条狭窄文义与宽泛功能之间的紧张关系
(二)化解紧张关系的两种解释论路径
(三)基本原则与概括条款区分的方法论透视
三、我国民法典上基本原则与概括条款区分的形式结构
(一)我国诚实信用领域基本原则与概括条款区分的形式结构
(二)我国公序良俗领域基本原则与概括条款区分的形式结构
四、基本原则与概括条款区分的裁判实益
(一)法官是否有确立规则的义务
(二)基本原则与概括条款在法律适用上的不同功能
五、结语

(实习编辑:杨诗恒)
作者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编辑:萨日娜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