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民商法律网>论文集萃>商法>正文
2022年3月10日 第36212篇《法学论坛》 2022年第2期
论控制股东和实控人滥用公司控制权时对弱势股东的赔偿责任
作者:刘俊海 中国人民大学 
内容摘要
控制权是派生于股东资格的私权,更是公司治理之公器。控制权滥用侵害弱势股东权益,违反诚信原则和禁止权利滥用原则,构成侵权背信,应对受害股东承担赔偿责任。要严格甄别股东直接损害与间接损害:前者由股东直接诉讼予以救济,后者属公司损害范畴,由公司直接诉讼或股东代表诉讼予以救济;若二者区分丧失必要性、正当性或可操作性,股东损害应被识别为直接损害。确定股东损害的最佳度量衡是资产负债表中的股东权益。建议《公司法》赋予股东代表诉讼胜诉原告基于持股比例的胜诉利益分取请求权。股东间接损害请求权随着股东资格走的原则并不绝对。建议裁判者在控制权滥用者恶意低价受让受害股东所持股权的情形下自动将前股东间接损害识别为直接损害,允许其提起股东直接诉讼。前股东就其直接损害享有的诉权不应被剥夺或限制。滥用控制权的控制权共同体成员要承担连带责任。控制权共同侵权源于公司治理失灵。公司兼具受害者和共同侵权者双重角色。公司对受害股东承担责任后可向控制权人求偿。建议《公司法》导入诚信原则和“控制权”概念,将“控股股东”易名为“控制股东”,确立控制权人对公司和全体股东的信托义务。
关键词
控制股东;实际控制人;控制权;弱势股东;前股东;侵权责任
结构框架
引言
一、控制股东滥用控制权的侵权属性
(一)股东控制权的法理缘起
(二)诚信原则对控制权行使的约束
(三)禁止权利滥用原则对控制权行使的约束
(四)大股东滥用控制权的侵权行为属性
二、控制权滥用的侵权责任规范体系的解释与充实
(一)《民法典》侵权责任编的一般法地位
(二)《公司法》与《民法典》的无缝对接
(三)《公司法》第21条与第20条之间微妙而复杂的逻辑联系
(四)控制股东对非控制股东信托义务的立法化:控制权滥用民事责任规范基础的夯实
三、股东直接损害与间接损害的区分原则及其例外规则
(一)直接侵害公司利益、间接损害股东利益的类型化
(二)直接侵害股东利益、但不必然损害公司利益的情形
(三)股东间接损害与直接损害区别的相对性和例外规则
四、精准确定弱势股东实际损害的最佳度量衡:资产负债表中的股东权益
(一)弱势股东损害的市场化度量原则
(二)资产负债表中的会计恒等式
(三)资产负债表中股东权益科目的度量衡功能
(四)前股东双重损害的度量衡
五、控制权滥用导致弱势股东利益间接受损时的法律救济失灵及对策
(一)严格区分公司请求权和股东请求权的两条救济路径
(二)股东代表诉讼制度失灵及破解之道
(三)股东间接损害请求权随着股东资格走的一般逻辑
(四)前股东行使间接损害请求权面临的合同撤销之诉和股东代表诉讼的双重障碍
(五)股东间接损害请求权随着股东资格走的例外规则
六、前股东就直接损害提起损害赔偿之诉时的原告资格
(一)《民事诉讼法》框架下的原告资格
(二)前股东是否属于《公司法》第20条第2款保护的“股东”的法解释
(三)公司法不针对股东自益权诉讼设定额外门槛的理念
(四)股东瑕疵出资责任与股东身份的脱钩
(五)前股东知情权对索赔权的支撑功能
(六)证券虚假陈述侵权责任制度的里程碑意义
七、控制权利益共同体对弱势股东的连带责任
(一)引入控制权滥用连带责任的紧迫性
(二)控制权滥用连带责任的构成要件
(三)弱势股东在持股期间遭遇的共同侵权行为
(四)弱势股东出让股权环节的共同侵权行为
(五)控制权人共同侵权的公司治理失灵根源
(六)控制股东侵权时公司的尴尬角色:受害者,抑或共同侵权人?
八、结论


(实习编辑:张星宇)
作者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编辑:魏靖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2022010855号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