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民商法律网>论文集萃>商法>正文
2022年4月21日 第36294篇《河北法学》 2022年第4期
目标公司对赌条款无效的法理证成
作者:刘俊海 中国人民大学 
内容摘要
回顾与评论了具有影响力的标杆性公司对赌纠纷案件的不同裁判思维。《公司法》禁止公司与股东对赌,但不禁止非上市公司的新增股东与创始股东、实际控制人、董监高或第三人对赌。基于契约精神,新增股东与目标公司外的主体签署的对赌条款有效;基于资本维持原则,新增股东与目标公司签署的对赌条款无效。目标公司对赌条款违反资本维持原则,尤其是公司法禁止股东抽逃出资、原则禁止公司回购股权、禁止不当分红和违法减资的效力性规范。目标公司对赌条款还颠覆公司法核心价值,构成股东权利滥用,侵害公司生存权和发展权,违反股东礼让债权人的法定义务,有悖股东平等原则。目标公司不就无效对赌条款向新增股东承担损害赔偿责任。基于从随主的理念,第三人为公司对赌义务而签署的担保条款亦属无效。虽然公司对赌条款无效,但新增股东的股权投资行为合法有效,此类股东可依法行使股东诸权利。若能满足公司偿债能力测试,现行公司法足以保护分红权等股东收益权,而无需借助公司对赌条款。公司对赌条款不但无效,亦不可行,实有望梅止渴之憾。公司为对赌义务提供担保的隐形对赌条款也无效。从未来趋势看,公司对赌条款应淡出历史舞台,理性投资应渐成主流。公司对赌条款效力之争的历史应当终结。为确保投资安全,投资者要善于运用现代信息技术,创新尽职调查方式,积极参与公司治理,充分行使股东权利,不再和目标公司签署画饼充饥的对赌条款。裁判者应致力于促进公司可持续健康发展,增强公司盈利能力,实现股东和利益相关者多赢共享。
关键词
明股实债;公司对赌条款;资本维持原则;公司生存权和发展权;债权优位于股权
结构框架
一、目标公司和新增股东对赌条款之争的根源
(一)目标公司融资难瓶颈与新增股东投资需求的一拍即合
(二)国有公司与民营公司融资渠道之间的差异性
(三)对赌条款的设计理念
(四)对赌股东作为“阴阳融资人”的尴尬角色中蕴含的股债冲突
(五)契约严守与公司生命权的冲突
二、目标公司对赌条款效力裁判理念的否定之否定
(一)最高人民法院在“对赌纠纷第一案”中的目标公司对赌条款无效论
(二)江苏省高院在华工公司诉扬锻公司、潘云虎等请求公司收购股份纠纷再审案中的目标公司对赌条款有效论
(三)《九民纪要》中的目标公司对赌条款有效和附条件履行论
三、目标公司对赌条款违反的公司法效力性规范
(一)禁止股东抽逃出资的效力性规范
(二)禁止公司回购股权(股份)的效力性规范
(三)公司分红法定条件和程序的效力性规范
(四)公司减资程序的效力性规范
四、目标公司对赌条款违反的公司法核心价值
(一)禁止股东权利滥用原则
(二)公司生存权和发展权原则
(三)股东作为剩余索取权人必须礼让债权人的法定义务
(四)股东平等原则的反歧视功能
(五)公司对赌条款无效的确切法律后果
五、目标公司对赌义务担保条款有效论的思维漏洞
(一)公司对赌主义务与从义务(担保义务)的区分论
(二)公司对赌义务担保条款无效的一审观点
(三)二审裁判理由的补强
(四)再审判决的逆转
(五)公司曲线对赌无效的法律逻辑
六、结论:公司对赌条款的最终归宿


(助理编辑:周茂杰)
作者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编辑:周茂杰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2022010855号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