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民商法律网>论文集萃>民法>正文
2022年8月23日 第36490篇《法学家》 2022年第4期
土地经营权债权定性之解释论
作者:单平基 东南大学 
标签: 土地经营权   债权   解释论   登记
内容摘要
土地经营权写入《民法典》后,解释论是对其定性的基本定位,以便理解其权利构造及推进制度适用。以期限长短(五年为界)、登记与否定性土地经营权缺乏法理基础和规范支撑。经由文义、体系与法目的解释的通盘思考,应将它定性为债权而非物权。就法文义而言,《民法典》第339条和《农村土地承包法》第36条是它定性成债权的规范依据,确立其基于土地承包经营权之出租、入股等债权性流转形式而产生,而承包经营权的互换、转让并未生成新的土地经营权,只是引起用益物权的整体性变动。就法体系而言,土地经营权再流转及融资担保需经“承包方书面同意”的法限制,可佐证它的债权定性。《民法典》中也不存在土地经营权定性为用益物权的母权基础。就法目的而言,“保持农村承包经营关系稳定”决定了承包地法制改革不应改变土地承包经营权的权利称谓和用益物权属性,也意味着无法把土地经营权纳入用益物权范畴,避免与一物一权原则相悖。它的债权定性将对其设立模式、规则构造、对抗性和融资担保等产生体系效应。
关键词
解释论;土地经营权;登记;期限长短;债权
结构框架
一、土地经营权定性乱象引发制度适用困境
(一)土地经营权定性的新近学说歧见
(二)土地经营权定性纷争导致制度适用困境
二、登记、期限长短与土地经营权定性
(一)以登记与否定性土地经营权缺少制度支撑
(二)以期限长短区分定性土地经营权悖离法理逻辑
三、土地经营权债权定性的法解释
(一)《民法典》第339条和《农村土地承包法》第36条法解释
(二)土地经营权行使的法限制可佐证其债权定性
(三)《民法典》中不存在土地经营权定性为用益物权的母权基础
(四)土地经营权债权定性与农地法制改革目的
四、土地经营权定性为债权的体系效应
(一)《民法典》第341条土地经营权的设立模式
(二)土地经营权作为债权的规则构造
(三)土地经营权定性为债权的对抗性
(四)土地经营权融资担保的法解释
结语


(实习编辑:吴志宏)


http://www.faxuejia.org.cn/CN/abstract/abstract3045.shtml
作者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编辑:萨日娜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2022010855号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