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民商法律网>论文集萃>民法>正文
2022年11月13日 第36630篇《法商研究》 2022年第5期
意定监护中的基础关系与授权关系
作者:刘征峰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 
内容摘要
意定监护之设立既包含监护人的选择,又包含监护内容的确定。在意定监护监督制度阙如的情况下,除有特别约定外,应适用法定监护的规定。意定监护未涵盖之处,应设立法定监护进行补充。意定监护既可以指向法律行为或者准法律行为,也可指向事实行为。在基础关系层面,考虑到意定监护人与其他以提供劳务为标的之协议的相对人在权责方面存在巨大差异,只有在双方明确约定一方“担任监护人”的情况下,相关协议才应被认定为意定监护协议。由于在意定监护关系中存在特殊的利益格局,因此对民法典合同编的准用存在一定的限制。在外部关系层面,意定监护所对应的代理性质为委托代理,而非法定代理。考虑到意定监护的保护目的,作为单方法律行为的抽象授权行为并不会产生意定监护的法律效果。意定监护所形成的代理关系原则上应适用委托代理的相关规定,但亦存在一些例外。
关键词
意定监护;基础关系;准用;委托代理
结构框架
一、意定监护设立中的层次区分
(一)对“协商确定监护人”的扩张解释
(二)意定监护设立行为的性质
1.协议指向法律行为或者准法律行为
2.协议指向事实行为
二、基础关系层面对民法典合同编的准用
(一)准用规范的确立
(二)准用的限制
三、授权行为对委托代理规定的有限适用
(一)意定监护与授权行为
(二)授权范围的确定
(三)意定监护中代理的行使和消灭
四、结论


(实习编辑:马国杰)


http://www.fsyj.chinajournal.net.cn/wkg/WebPublication/paperDigest.aspx?paperID=68b47132-77dc-44a6-9820-2b7c16fc0d72
作者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编辑:刘茜雅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2022010855号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