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钦昱:公司市场退出法律制度的嬗变逻辑与进化路径
2021年5月3日      ( 正文字号: )
文章标签:商法   公司法   公司的解散   破产清算
[ 导语 ]
     《公司法》尚未认可公司市场退出的多项改革,落后于实现的发展,对瑕疵经营公司缺乏包容度,仅设置了局限于法庭外退出机制的单一规定,需要进行体系性再造。对此,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张钦昱副教授在《公司市场退出法律制度的嬗变逻辑与进化路径》一文中,重申公司市场退出法律制度的私法底色,明确公司登记是对商事主体资格的确认,呼吁登记机关从“前端严审”转向“后端惩治”,提出了公司退出法律制度的可能进化路径。
一、公司市场退出法律制度的体系性困局

(一)滞后于我国《民法典》的革新:不合时宜的公司市场退出机制设计

《民法典》第71条确立了我国《公司法》在法人清算时的“一般法”的地位。但无论是“有关法律”抑或“公司法律”,《民法典》强调公司退出阶段适用规范位阶必须是法律,换言之,有且仅有《公司法》能调整公司清算程序和清算组职权。2015年我国开展简易注销改革以来,符合条件的公司可通过《全体投资人承诺书》载明的程序高效便捷退出市场。但简易注销的系列改革文件均是市场监管总局发布的规章及规章等级以下法律文件。2019年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拟通过《公司登记管理条例》修订草案对简易注销加以规定,但即便其得以顺利通过,其仍属行政法规,简易注销改革仍缺乏法律规范层面的有力支撑。

依《公司法》规定,公司注销属于依申请的行政行为。《民法典》规定“清算结束并完成法人注销登记时,法人终止”,未明确注销行为的性质,正是考虑到强制注销对传统注销制度的突破。强制注销是登记机关依职权直接将公司清出市场,其与《公司法》相抵触,致使登记机关在采取这一措施时,时常陷入行政相对人以合法性原则为由诉称行政行为违法的窘境。《公司法》应审时度势地修改,以回应当前简易注销、强制注销改革中出现的诸多问题,并与我国《民法典》相协调,实现民商法体系内部的逻辑自洽。

(二)不当设置公司市场退出情境:过于严苛的公司市场退出立法导向

《公司法》上的市场退出法律制度对市场主体的一些轻微违法行为态度过于严厉,处罚与违法行为的情节、性质、危害程度不相匹配,违反了比例原则。过罚不当的情形集中体现在对歇业公司的处置上。

在行政解散中,《公司法》对逾期开业、停业公司的法律责任规定得较为苛刻。但应慎重对待直接关系公司财产权的行政解散这一行政处罚。对违法性不同的公司企业设定相同的法律负担,就意味着对轻微违法者显失公平。如未区分公司逾期开业的主观原因,将具有主观恶意“跑路”的公司与“诚实而不幸”的公司等同视之,将不当剥夺后者的喘息机会。

(三)缺乏“大退出”的格局观:有失偏颇的公司市场退出格局观念

《公司法》恪守行政干预为主和市场稳定的立法导向,无法周全地应对公司市场退出的诸多复杂环节。其绝大部分规定系针对法庭外退出,对法庭内退出及两者的衔接不甚重视。《公司法》应当具备“大退出”格局观,统合公司退出机制,增设法庭内退出的重要制度表述。

《公司法》严格按照先清算、清算时发现公司资不抵债再适用破产程序的流程,却忽略了破产程序广泛的适用空间。正如《企业破产法》规定的,即使公司“明显缺乏清偿能力”或“有明显丧失清偿能力可能的”,在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时也可适用破产程序。

《公司法》对破产程序理解过于狭隘,仅涉及《企业破产法》中的破产清算程序。但当“发现公司财产不足清偿债务的”,破产清算程序并非公司市场退出的唯一选择。我国法将破产重整程序作为与破产和解程序、破产清算程序并列的三大破产程序之一,共同为陷入困境的企业公司纾困。

二、公司市场退出法律制度改革的原理:系统性思维下相关法律制度的强化

2013年《公司法》修改基本放弃了将公司责任能力与资本规模等同的理念,转而拥抱资本信用。但随着公司资本信用的屏障去除,法定资本制逐渐淡出对公司生命周期“前端”、“中端”的控制。有必要调整公司市场退出阶段的法律制度,以适应时代背景,维系债权人整体利益保护稳定水平的前提。

作为行政机关的登记机关要转变职能定位,从监管前线退后,变为公司退出市场秩序的稳定器。应给予公司退出市场的意思自治的权利,放宽法庭外市场退出标准,改变公司一旦资不抵债仅能单向步入阶梯命运的传统思维,赋予其自主选择余地。

三、公司市场退出法律制度私法取向的回归:登记机关职能的正本清源

(一)登记机关职能的再定位

登记机关在公司登记时并不发挥实质性作用,遑论影响公司法人资格的存留。登记机关主要职能是通过督促公司公示基本的营业信息,确保交易相对人知晓公司商业信誉,自主判断交易风险,促进交易迅捷实现。没有登记的公司仍可作为民事主体在市场存在,仅其商事行为会因为缺乏公信力而无法对抗善意第三人。

但我国当前关于公司登记的各项法律制度偏离了商事主体确认的本意,公司登记规范全部被冠以“管理条例”等管制色彩浓重的名称,且登记机关设置在市场监管部门之下,更加深了人们对其行政职能的误解,令其在公司退出时承担与维护公示公信力无关的诸多职责。

(二)登记机关职能的重塑

1.登记机关职能的去行政化

应在两个方面消除公司市场退出须经登记机关许可的误解。其一,尊重公司市场退出的自治权。登记机关应尊重清算时公司剩余财产分配的自主权。《公司法》第186条第2款规定的分配规则,不仅未能考虑“双层股权架构”的新情势,也过度干预公司自治。其二,转换公司市场退出的监管思路。登记机关在公司退出阶段的“前端严审”有违其商事主体确认职能,其更因缺乏人力、资金和能力,难以充分履行职责。可将公司退出全流程和文件电子化,通过网络公开披露。

由于我国采“登记效力合一主义”模式,吊销公司营业执照,必然会产生公司丧失法人资格的严重后果。我国公司立法已然注意到吊销营业执照滥用所引发的公司退出市场问题,废除年度检验制度而采年度报告公示制度。通过信用约束而非登记机关的处罚,公司将从外在督促守法转化为内生自愿守法。

2.登记机关确认职能的强化 

公司登记机关应发挥商事资质确认职能,化解公司解散后债权人或股东怠于申请或公司不存在债务,导致公司市场退出陷于无解的困境。登记机关的依职权行为是将清算、注销的自主申请行为转换为依职权实施,但这并未消灭公司的法人职责,只是消灭了其依照《公司法》享有的商事权利能力。相关职权行为做出后,仍然需要清算义务人组织清算或办理注销登记。

四、公司市场退出法律制度进化的三维路径

一方面,《公司法》应疏通公司退出梗阻,精简不必要的流程。另一方面,《公司法》应拓宽公司市场退出渠道。应依公司债权债务的复杂程度采取迥异的处置方法。对没有债权债务或者债权债务关系较为简单的公司,可考虑适用简易注销程序。对因各种原因滞留市场而无法退出的公司,应构建强制退出机制。但依职权注销制度虽可使溃而不退的公司彻底告别市场,却与注销制度本意相悖。赋予登记机关对民事主体资格生杀予夺大权,也可能使政府过于干预市场自由竞争,因此,依职权注销制度应予慎用。

休眠制度作为歇业公司的一种容错机制,应当得到《公司法》的接纳。休眠制度的前提是申请歇业登记,这有别于消极的停止经营或未开业。公司通过主动登记产生公示公信力,宣告其暂时歇业的状态,保障相对人的知情权,令债权人能够及时跟进公司的境况。

应实现法庭外重组和法庭内退出两种公司退出机制的有效互动和衔接。首先,调整《公司法》的章节名称。可将现《公司法》第十章的标题改为“公司的退出”,将公司市场退出的诸环节全部纳入。其次,增加《公司法》中公司法庭内市场退出的种类。可将破产重整程序、破产清算程序等,以及破产纠纷的争端解决替代机制等,在《公司法》中原则性地规定。最后,加强行政机关与司法机关的配合。《公司法》在增加破产程序与注销程序的衔接方面,要注意简化与配合问题。

五、结论

重申公司市场退出法律制度的私法底色,明确公司登记是对商事主体资格确认的本意,是公司市场退出法律制度改革的关键。登记机关应尊重清算时公司剩余财产分配的自治权,由“前端严审”转向“后端惩治”,以信用机制约束滞留市场的公司,发挥商事资质确认的功能。简易注销制度应扩大调整对象,强制退出制度不应成为依职权注销制度,可在适用前提、期间和结果方面完善休眠制度。



(本文文字编辑林颖。本文未经原文作者审核。本文为中国民商法律网“原创标识”作品。凡未在“中国民商法律网”微信公众号正式发布的文章,一律不得转载。)



文献链接:《公司市场退出法律制度的嬗变逻辑与进化路径》

[ 参考文献 ]

本文选编自张钦昱:《公司市场退出法律制度的嬗变逻辑与进化路径》,载《政治与法律》2021年第2期。
【作者简介】张钦昱,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副教授。

推荐阅读
丁晓东:互联网反不正当竞争的法理思考与制度重构
应当尽量避免直接认定竞争手段本身非法,而以企业的合同性权益或财产性权益受到侵害、消费者是否受到侵害为判断标准。
谢鸿飞:《民法典》实质担保观的规则适用与冲突化解
形式担保观和实质担保观在法律构造和法律效果上多有差异,但体系化地适用物权编和合同编的规范可缩小两者的差异。
姚明斌:《民法典》违约金规范的体系性发展
本文分析了《民法典》违约金规范中酌减规则的裁量特点和违约金约定的性质,分析了相关法律规则之间的关系。
热门排行
学术公告
问答集锦
相关文章
本期评价
0个赞
0个踩
敬请关注中国法学会民法典编纂项目领导小组组织撰写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民法总则专家建议稿(征求意见稿)》

编辑:林颖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