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莹莹:我国《公司法》修订中商事连带责任的重构
2021年5月9日      ( 正文字号: )
[ 导语 ]
       当前我国商事连带责任制度在立法与司法适用中存在着与无限责任混同、过度扩张适用以及与补充责任混淆的问题。究其原因是理论与实务界对商事连带责任的内涵界定不清,也未能将商事连带责任制度与民事连带责任制度保持体系上的逻辑贯通。对此,西北政法大学经济法学院王莹莹教授在《我国<公司法>修订中商事连带责任的重构——基于“连带”的历史发展脉络》一文中,主张在未来《公司法》的修订中,应在《民法典》连带之债规定的基础上,对商事连带责任制度进行体系化贯通,谨慎设定法定连带责任,细化区分有限连带责任与无限连带责任、连带清偿责任和补充清偿责任。
一、商事连带责任制度在立法与司法中的混淆与分歧

(一)连带责任与无限责任的混同

以《公司法》第15条为例,该条禁止公司成为对所投资企业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出资人。由于该条对“债务”、“连带责任”的模糊使用、以及法条对“有限连带责任”和“无限连带责任”之间分野的忽视,使人们误认为法律禁止母公司为子公司的债务作连带责任担保。在司法实践中,虽然有法官指出了该条其实要禁止的并非是连带责任,而是无限责任,但在行文中仍然混同使用两者。

(二)商事法定连带责任的过度扩张适用

《公司法》规定了股东对其他股东因出资瑕疵引起的出资补偿责任中的连带责任,而股东对于其他股东的出资义务的不当履行未必有主观过错,此时对没有主观过错之人苛以连带责任,某种程度上存在着对不当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不诚信行为的放纵。

(三)连带责任与补充责任的混淆

有关“未出资股东对公司债权人的清偿责任”的法律属性表述,《公司法司法解释二》第22条规定,在公司解散情形下,未出资股东对公司不能清偿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而《公司法司法解释三》及《九民纪要》均规定未出资股东承担补充赔偿责任。司法解释的不一致反映出理论上对连带责任与补充责任存在着混淆,因而造成了同样情境的债权人获得救济的方式与程度的差异

二、商事连带责任与民事连带责任的共性与差异

两者的共性在于给付的整体性与防御的整体性。前者体现为任一债务人得为全部债务之清偿或任一债权人可向债务人请求全部债权之满足;后者体现为被要求给付之连带债务人,得以属于其个人或全体共同债务人之一切方法作为防御。

两者的差异源自商事连带责任的广泛性与责任的有限和无限之分。商事连带责任适用范围更广泛的原因来自商事信义义务高于民事诚信义务的道德要求,由此造成其比民事连带责任的启动点要低。商事连带责任的另一个特性在于商事连带责任有有限与无限之分,有限责任源于股东责任的有限性;而民事连带责任都是无限的。

三、商事无限连带责任与商事有限连带责任的区分

(一)连带责任与无限责任的历史混同与分离

连带责任在起源时是与无限责任相交织的。经过中世纪法学家的抽象改造,罗马法的整体之债失去了其中无限性内涵,继承了债的承担效果的整体性,形成了具有连带性特征的债务承担制度,自此连带责任与无限责任分离。

(二)现代商事连带责任的无限与有限的区分

德国理论界与司法实务节对股东享有的有限责任能否扩大适用至设立中的公司出资人展开过广泛讨论。1980年修改后的德国《有限责任公司法》具有明显的反对股东特权和保护债权人的倾向,同时,立法的主旨还在于确保登记时公司具有完好无损的初始资本,因此主流观点主张股东对公司设立中产生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且为个人无限责任,股东之间是连带责任。基于此,连带责任有了有限连带责任与无限连带责任之分。

(三)商事连带责任无限性与有限性区分理论在我国《公司法》修订中的实现

首先,应当准确地区分适用连带责任与无限责任。以《公司法》第15条关于禁止公司成为对所投资企业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出资人的规定为例,该条的立法主旨应该是限制公司因对外投资成为承担无限责任的普通合伙人,因此其应明确界定为禁止公司成为对所投资企业的债务承担无限责任的出资人。

其次,要准确区分适用有限连带责任与无限连带责任。在股东滥用公司法人人格时,其对公司债务承担的连带责任是一种无限连带责任,是股东有限责任的例外。在股东之间因出资不足等问题对公司债务承担的连带责任仅以出资额为限,是一种有限连带责任,并非股东有限责任的例外。这两种责任虽同为连带责任,但含义并不完全相同,应当进行有限责任与无限责任的区分。需要说明的是,有限责任是为已登记公司的股东所规定的,不能扩大适用至设立中公司的发起人,故发起人对公司设立时产生的债务承担的是无限连带责任。

四、商事法定连带责任与民事连带之债的逻辑贯通

《民法典》存在着连带责任与连带债务、连带债权并存、并用的现象,但《民法典》未对连带责任所引起的连带之债的类型做系统、完备的规范,其结果就是在《民法典》中连带之债的内涵并不清晰。对连带责任与连带债务之间关系的认识模糊性也体现在我国《公司法》的相关规定没有与我国民法的相关规定进行逻辑贯通。以公司发起人的连带责任为例,《民法典》第75条规定发起人对设立中公司产生的法律后果承担连带债权与连带债务,而《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4条仅明示连带责任而不明确连带债权,这在逻辑上并不周延。

建议在修订《公司法》时,一是将公司合并、分立后的连带责任的规定修订为“承担连带债务,享有连带债权”,同时规定当事人有约定的除外,使国家意志谨慎介入商事自治;二是规定发起人对未成立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同时,也应享有未成立公司的连带债权。

五、商事连带清偿责任与补充清偿责任的区分适用

连带责任与补充责任的相同之处在于,两者都是替代责任,都是复数责任,即责任人与行为人并非同一人,责任主体与行为主体可以是分离的,基于法律的拟制具有特定契约关系或者特定身份的人需要为他人的行为承担责任。两者的不同之处在于,连带责任的责任主体没有主次之分,任何一方都有整体清偿义务,清偿之后,内部可以按份额追偿;补充责任的责任主体有主次之分,补充责任依附于主债务,本身并非独立的责任,其本质相当于一种一般保证责任,责任人可以在未能确定主债务人不能清偿之时抗辩债权人,责任人清偿后不适用内部份额追偿制度。

对于前述司法解释中“有关股东对公司债权人的清偿责任”的法律属性表述不一致的情形,应进行统一的性质界定。首先,无论解散、破产,还是经强制执行程序后,未出资股东与公司债权人的关系及承担责任的原因都是基于股东对公司的出资承诺,责任的性质也是一样的。其次,未出资股东对公司不能清偿债务的责任应是一种补充责任。因为公司具有独立的法人人格和财产,股东承担责任的前提必须是公司不能清偿,所以该责任是补充的。再次,未出资股东对公司不能清偿债务承担的责任应是补充清偿责任而非补充赔偿责任。《九民纪要》中规定的未出资股东在公司不能清偿债务时对债权人的“补充赔偿责任”非因侵权行为引起的损害赔偿责任,而是股东基于责任的补充性所承担的。

六、结语

我国《公司法》修订中,需要在保持与民法连带之债理论体系的逻辑贯通的同时,通过制度的进一步区分实现商事诚信的价值和秩序要求。首先,应当明确区分商事连带责任与无限责任以及商事有限连带责任与商事无限连带责任的界限,修正现行法中关于无限责任与连带责任的混用。具体而言,基于契约行为产生的公司设立过程中的债务清偿、公司经营中的出资填补、公司解散、破产以及强制执行后不能清偿时对公司债权人的责任,根据主体不同,应作有限责任与无限责任之分。发起人在成为股东之前的连带责任应为无限连带责任,股东承担的连带责任应为有限连带责任。其次,应在体系上保持商事法定连带责任产生的连带之债与民法连带之债的结构一致性,对于公司设立过程中、合并、分立后的连带责任的规范应修订为承担连带债务并享有连带债权。再次,基于侵权行为产生的法定连带责任,立法者要充分权衡利弊、谨慎设定,对于滥用公司法人人格引起的股东连带责任、抽逃出资行为引起的其他股东或高管对公司债务的连带责任,以及清算义务人怠于履行清算义务造成公司财产损失时对公司债务的连带责任等应当进行充分调研,评价商事连带责任制度适用的法律效果,以此评判该种情形下是否继续适用该制度。最后,应当精细化地区分连带清偿责任与补充清偿责任的关系。商事法定连带责任既要体现商事制度的灵活性,也要保持对商事自治介入的谨慎。

 

 

(本文文字编辑蒲南希。本文未经原文作者审核。本文为中国民商法律网“原创标识”作品。凡未在“中国民商法律网”微信公众号正式发布的文章,一律不得转载。)

 

 

文献链接:《我国<公司法>修订中商事连带责任的重构——基于“连带”的历史发展脉络

[ 参考文献 ]

本文选编自王莹莹:《我国<公司法>修订中商事连带责任的重构——基于“连带”的历史发展脉络》,载《政治与法律》2021年第3期。
【作者简介】王莹莹:西北政法大学经济法学院教授。

推荐阅读
丁晓东:互联网反不正当竞争的法理思考与制度重构
应当尽量避免直接认定竞争手段本身非法,而以企业的合同性权益或财产性权益受到侵害、消费者是否受到侵害为判断标准。
谢鸿飞:《民法典》实质担保观的规则适用与冲突化解
形式担保观和实质担保观在法律构造和法律效果上多有差异,但体系化地适用物权编和合同编的规范可缩小两者的差异。
姚明斌:《民法典》违约金规范的体系性发展
本文分析了《民法典》违约金规范中酌减规则的裁量特点和违约金约定的性质,分析了相关法律规则之间的关系。
热门排行
学术公告
问答集锦
相关文章
本期评价
0个赞
0个踩
敬请关注中国法学会民法典编纂项目领导小组组织撰写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民法总则专家建议稿(征求意见稿)》

编辑:蒲南希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