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圣平:特殊情形之下保证期间的计算三论
2021年6月5日      ( 正文字号: )
文章标签:债的担保   保证合同   保证期间
[ 导语 ]
      主债务履行期限并不是债权人与保证人之间的债的关系的要素,但基于保证债务的从属性,它却影响着保证债权的行使。保证期间的计算系于主债务履行期限,但在特殊情形之下并不完全如此。对此,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高圣平教授在《论特殊情形之下保证期间的计算三论》中对于主债务人预期违约、主合同履行期限发生变更、存在共同保证的情形下保证期间的计算进行了深入的阐述。
一、主债务人预期违约时保证期间的起算

(一)主债务人预期违约时债权人是否可得行使保证债权

就一般保证的情形,由于先诉抗辩权的存在,不管主债务人的违约是表现为不履行到期债务还是预期违约,债权人均可向主债务人提起诉讼或申请仲裁。只要债权人已经积极行使了自己的权利,保证人便不得以债权人在主债务履行期限届满前提起诉讼或申请仲裁为由主张抗辩。

就连带责任保证的情形,《民法典》第688条第2款在《担保法》的基础上,增加了“发生当事人约定的情形”。在连带责任保证的情形,债权人自可在主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后直接向保证人主张保证债权,但如发生保证合同中约定的实现保证债权的情形,即使主债务履行期限尚未届满,债权人也可以请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当事人未就预期违约情形下保证期间的计算特别约定的,则取决于债权人是否基于债务人预期违约行使违约责任请求权。

(二)主债务人预期违约时保证期间始期的确定

第一,保证合同中约定主债务人预期违约,债权人即可行使保证债权的,保证期间应自债权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主债务人预期违约之时开始计算。在一般保证的情形,如主债务人预期违约,保证期间开始计算,债权人在主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前对主债务人提起诉讼或者申请仲裁,保证人拒绝承担保证责任的权利消灭的,开始计算保证债务的诉讼时效。如主债务人预期违约,从主债务人预期违约之日起约定的保证期间或者法定的保证期间届满后,债权人才对主债务人提起诉讼或者申请仲裁的,保证债务消灭。

在连带责任保证的情形,如主债务人预期违约,保证债权即可得行使,保证期间自应从债权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主债务人预期违约之时开始计算,而不是从主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开始计算。

第二,保证合同中并未约定主债务人预期违约,债权人即可行使保证债权的,保证期间的起算尚须结合债权人是否提前行使违约责任请求权而确定。在一般保证的情形,主债务人预期违约,债权人在主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前就对主债务人提起诉讼或者申请仲裁的,保证期间因未经过而失去意义,自保证人拒绝承担保证责任的权利消灭之日起,开始计算保证债务的诉讼时效。否则,保证期间的起算仍依《民法典》第692条第2款而确定,如债权人的该行为发生于保证合同约定的保证期间或者自主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算的法定保证期间(6个月)届满后,保证债务消灭。

在连带责任保证的情形,如主债务人预期违约,债权人提前行使违约责任请求权的,保证期间应从债权人提前行使违约责任请求权之时开始计算。债权人并未提前行使违约责任请求权的,保证期间按照保证合同的约定开始计算,保证合同中未作约定的,自主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开始计算。

二、主合同履行期限的变更与保证期间的计算

(一)主合同履行期限的缩短与保证期间的计算

主合同履行期限的缩短对保证人既可能存在有利的情形,也可能存在不利的情形。《民法典》第695条第1款规定所确立的“有利变更则有效,不利变更则无效”,对于主合同履行期限缩短而言,尚难以准确判断。

基于合同的相对性,协议缩短仅在债权人与主债务人之间发生效力,保证人仅受其承诺的意思表示的约束。主合同履行期限提前届满,仅表明债权人可得提前向主债务人主张主债权,但并不能当然改变原定保证期间的始期。

《民法典》第695条第2款仅及于主合同履行期限的变更对保证期间计算的影响,但对于因主合同履行期限的变更而加重保证人的责任如何处理未置明文,应比照第1款的规定,根据是否加重保证人的责任予以区分处理。

(二)主合同履行期限的延长与保证期间的计算

就约定了履行期限的主债务而言,主合同履行期限的延长如导致保证期间的延后起算,无异于延长了保证期间,从而增加了保证人的风险,加重了保证人的责任。未经保证人同意,主合同当事人协议延长主合同履行期限,不应对保证期间的计算发生影响,保证期间仍应自原合同约定的或者法律推定的起算点开始计算。

在债权人与主债务人擅自协议延长主合同履行期限的情形,《民法典》第695条第2款所定“保证期间不受影响”,在解释上可以认为,在新的主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前开始计算的保证期间没有意义,自新的主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开始计算保证期间的剩余期间;如在新的主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前,原定保证期间已经届满,则保证债务消灭。此一解释结论同于当事人约定的保证期间的始期早于主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的效力判断规则:基于《民法典》第681条和第692条第2款的体系解释,此类约定应为无效。

在解释上,如主合同原就主债务履行期限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债权人与主债务人协议补充主债务履行期限的,符合《民法典》第510条的规定,并不属于《民法典》第695条第2款“债权人和债务人变更主债权债务合同的履行期限”的情形。此时,保证期间从协议补充的主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开始计算。保证人为不定期债务提供担保,自已预见主债务履行期限尚不特定、保证期间的起算点也不确定的风险。

三、共同保证的保证期间

《民法典》第699条规定改变了《担保法》和《担保法解释》上按份共同保证和连带共同保证非此即彼的区分,当事人之间没有约定各保证人承担按份共同保证的,不再推定为连带共同保证,从而形成了按份共同保证、不真正连带共同保证和连带共同保证的区分。《民法典担保制度解释》第13条将保证人之间的相互追偿关系仅限于连带共同保证的情形,同时,将构成连带共同保证的情形限定于三种情形,这一解释论上的转向必将影响到共同保证的保证期间。

(一)债权人在保证期间内向部分保证人主张保证债权的效力是否及于其他保证人

在按份共同保证中,各保证人的担保责任彼此独立。债权人在约定的或者法定的保证期间内向部分保证人主张权利并获清偿之时,仅能使相应的保证债务和其担保的主债务在相应份额范围内消灭;债权人未在约定的或者法定的保证期间内向部分保证人主张权利,该保证人的保证债务即为消灭,此一结果不及于其他保证人。

在不真正连带共同担保中,各保证人的担保责任彼此独立。债权人未在约定的或者法定的保证期间内向部分保证人主张权利,该保证人的保证债务即为消灭,但此一结果不及于其他保证人。如债权人对其他保证人的保证期间尚未经过,其对其他保证人的保证债权仍未消灭。

在连带共同保证中,债权人未在约定的或者法定的保证期间内向部分保证人主张权利,该保证人的保证债务消灭,并不产生绝对效力,其他保证人的保证债务并不能完全消灭。债权人此时仍然可以向其他保证人请求履行保证债务,但其他保证人在该保证人应当承担的份额范围内免除保证责任。

由此可见,债权人仅仅向部分连带共同保证人请求履行保证债务,并不能据此认为其向所有连带共同保证人主张了权利,债权人不得主张其在保证期间内向部分保证人请求承担保证责任的效力及于其他保证人,其他保证人仍然可以主张债权人未在保证期间内向其主张保证债权的抗辩。

(二)债权人未在保证期间内向部分保证人主张保证债权的法律后果

《民法典》第693条规定同样适用于共同保证的情形。前已述及,在按份共同保证和不真正连带共同保证中,保证人之间没有相互追偿关系,债权人未在保证期间内主张权利所产生的法律后果,不及于其他保证人。

对于连带共同保证而言,根据《民法典担保制度解释》第29条第2款将其他保证人的免责范围界定为“其不能行使追偿权的范围”,在解释上是指,因债权人未在保证期间内依法主张保证债权而被免责的保证人本应分担的份额范围。这一分担份额的计算,又指向了《民法典担保制度解释》第13条,在连带共同保证中,共同保证人相对于债权人而言是一种连带关系,但是共同保证人之间仍然存在着分担份额的问题。

表1保证人之间追偿数额的计算

四、结语

基于保证的从属性,保证债务本应与主债务同其命运,主债务未消灭者,保证债务亦存在。但保证期间的强制适用,使得时间的经过对于保证债务的法律意义不同于主债务,除了有诉讼时效期间的限制之外,保证期间的经过将可能导致保证债务在主债务之前消灭。总体上讲,保证期间的适用,无论是保证期间的长短,还是保证期间的起算,均以当事人约定优先;当事人未予约定之时,结合主债务的履行情况和债权人主张主债权的不同情形,推定适用法定保证期间规则。



(本文文字编辑梁茜。本文未经原文作者审核。本文为中国民商法律网“原创标识”作品。凡未在“中国民商法律网”微信公众号正式发布的文章,一律不得转载。)



文献链接:《特殊情形之下保证期间的计算三论》

[ 参考文献 ]

本文选编自高圣平:《特殊情形之下保证期间的计算三论》,载《法学杂志》2021年第4期。本文未经原文作者审核。
【作者简介】高圣平,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民商法律网授权学者。

推荐阅读
段厚省:我国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拒斥精神损害赔偿的立场批判与制度重构
我国应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程序纳入精神损害赔偿开始,逐步变革,让刑事的归刑事,民事的归民事。
高圣平:再论公司法定代表人越权担保的法律效力
法定代表人须经适格的公司决议方可代表公司与相对人签订担保合同,而相对人应合理审查公司决议、公司章程及其他文件。
谢鸿飞:担保财产的概括描述及其充分性
担保财产的概括描述适用于动产浮动担保、未来财产担保和同类财产集合担保。描述的充分性至少要明确财产类型和数量。
热门排行
学术公告
问答集锦
相关文章
本期评价
0个赞
0个踩
敬请关注中国法学会民法典编纂项目领导小组组织撰写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民法总则专家建议稿(征求意见稿)》

编辑:朱培鑫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