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运杨:第三担保人的抗辩权体系
2021年9月10日      ( 正文字号: )
文章标签:民法典   担保物权   物保   人保   从属性
[ 导语 ]
      当债权人向第三担保人主张权利时,第三担保人的抗辩权问题直接关系到债权人的权利实现和第三担保人的利益保护,在理论和实践中争议较多。现行法律规范对于第三担保人抗辩权背后的原理仍缺少深层次的体系观察。对此,华东政法大学李运杨副研究员在《第三担保人的抗辩权体系》一文中,聚焦第三担保人基于主债权债务关系所额外享有的抗辩权问题,深入探究担保的从属性和补充性原理,并为第三担保人建立完备的抗辩权体系提出了建议。
一、基于主债务人的抗辩权而享有的抗辩权

(一)抗辩从属性及其适用

抗辩从属性是指,在面对担保权人的权利主张时,担保人享有债务人基于主债权债务关系所享有的抗辩权。抗辩从属性的功能在于使担保人免受不正当的要求(人的担保),或防止担保财产免受不正当的变价威胁(物的担保)。我国《民法典》第701条第1句规定了针对保证人的抗辩从属性,并经《担保制度司法解释》第20条认可类推适用于物上保证人。

在适用上,抗辩从属性原理原则上适用于主债务人享有的各种抗辩权,包括暂时性抗辩权和永久性抗辩权(债权的诉讼时效抗辩权和执行时效抗辩权)。对于保证担保,中国法的保证人在最终被强制执行前享有保证期间、所担保债权的诉讼时效及执行时效,以及保证债权本身的诉讼时效及执行时效的三个方面的保护。

(二)抗辩从属性之例外

抗辩的具体法律适用取决于实现担保目的和保护担保人这两种对立价值的平衡。抗辩从属性的贯彻虽意在保护担保人利益,但为了兼顾担保目的的实现,抗辩从属性也应允许例外。因此,从属性是一个开放的、容许例外的结构性原则。这里主要涉及债务人支付不能风险的抗辩权。担保人原则上可以主张主债务人对债权人的各种抗辩权,但当主债务人的抗辩权涉及主债务人的支付不能风险时,担保人此时不得主张相应的抗辩权,因为预防主债务人支付不能的风险恰恰构成了设立担保的一个目的。

(三)主债务人放弃抗辩权

担保人享有的抗辩权虽然立基于主债务人的抗辩权,但却独立于主债务人的抗辩权。当主债务人放弃抗辩权时,主债务人放弃抗辩权的行为不对担保人发生效力,该条可由我国《民法典》第701条类推得出。主债务人放弃抗辩权的不对担保人发生效力的法理基础为“禁止外来处置”,即主债务人不能通过单方法律行为加重担保人的责任。当然,如果担保人在明知主债务人放弃抗辩权的情况下仍然为其提供担保,则该放弃对担保人也有效。

二、基于主债务人的形成权而享有的抗辩权

(一)主债务人享有形成权但未行使

当主债务人享有并有效行使可以消灭所担保债权的形成权,如撤销权、抵销权及解除权等时,担保人可依据消灭从属性原理主张担保权也消灭。但当主债务人享有可消灭担保债权的形成权但未行使时,若主债务人未有效行使该等形成权,担保人无法主张适用消灭从属性,因为所担保债权仍然有效存在,此时担保人面对担保权人的权利主张将缺少防御手段。

对此,可赋予担保人一个拒绝履行的权利,原理在于将债权人和主债务人之间的形成权关系转变成了债权人和第三担保人之间的抗辩权关系。我国《民法典》第702条规定,“债务人对债权人享有抵销权或者撤销权的,保证人可以在相应范围内拒绝承担保证责任”就是这一原理的实践。在解释适用时,该条规定的“形成权”应扩张至主债务人的解除权和减价权,并类推适用于物上保证人。

(二)抗辩从属性之扩张适用

第三担保人可基于主债务人的形成权享有拒绝承担担保责任的抗辩权,体现了担保从属性的扩张适用。当主债务人享有形成权但未行使时,我国《民法典》第702条赋予担保人一个拒绝承担担保责任的抗辩权。与《民法典》第701条担保人享有的抗辩权相比,二者均来源于债务人与债权人的内部关系,但前者是从抗辩权到抗辩权的平移,后者是从形成权到抗辩权的转化。通过这两种法定的管道,可避免担保权的效力强于所担保债权以保护担保人,而这正构成了担保从属性的本质。

当担保人不知道主债务人针对债权人享有撤销权、抵销权或解除权而实际承担担保责任后,能否对债权人主张不当得利返还请求权,应区分主债务人事后是否有效行使了形成权,若主债务人通过行使形成权而使所担保债权消灭,债权人的得利无法律上的原因,应予以返还。

(三)当主债务人放弃行使形成权时

当主债务人放弃行使撤销权时,保证人不能主张相关抗辩权,同样的规则适用于物的担保。主债务人放弃抗辩权直接联动处置了担保人所享有的抗辩权,单方加重了担保人的责任,所以主债务人放弃抗辩权对担保人无效;而主债务人放弃形成权处置的是自己的权利,担保人在承担担保责任后可向债务人追偿,因此主债务人对撤销权、抵销权等形成权的放弃及于担保人,并同样适用于物的担保。从这个意义上看,对担保人而言,主债务人享有抗辩权比享有形成权更为有利。

三、基于担保之补充性而享有的抗辩权

担保的补充性体现为第三担保人享有的顺序利益,旨在使第三担保人仅辅助性地承担担保责任。根据强度的不同,担保的补充性可以类型化为一般补充性和特殊补充性,并分别赋予第三担保人不同的抗辩权。

(一)担保之一般补充性

一般意义上的补充性,是指只有当债务人不履行所担保到期债务时,债权人才获得向担保人主张权利的正当性,以防止担保的泛化。基于一般补充性,第三担保人享有催告抗辩权,即第三担保人于债权人请求其承担担保责任时,有权请求债权人先催告主债务人履行债务,若债权人没有或不愿向主债务人进行债务履行之催告,第三担保人有权拒绝承担担保责任,该权利具有区分为连带责任保证与债务加入的功能。对于债务加入而言,只要担保债权到期,债权人就可以同时要求原债务人和加入人履行,而不必等待原债务人不履行的情况出现。而对于连带责任保证而言,债权人应先催告主债务人履行债务,在此之前保证人有权拒绝履行。

(二)担保之特殊补充性

特殊意义上的补充性,解决的是担保权进入实行期后,担保人与债务人之间的履行顺序问题。基于特殊补充性,第三担保人享有先诉抗辩权和先抵销抗辩权。先诉抗辩权本质上是先执行抗辩权,原则上仅一般保证人享有,例外情况下物上保证人也可主张。先抵销抗辩权是指在债权人单方对主债务人享有抵销权时应先行使抵销权,在此之前担保人有权拒绝承担担保责任。与先诉抗辩权原则上只有一般保证人享有不同,先抵销抗辩权适用于所有的第三担保人。

四、结语

担保从属性的本质是一种在担保权与所担保债权之间建立同步性的法定机制,而担保的补充性旨在使第三担保人仅辅助性地承担担保责任。基于从属性,第三担保人不仅原则上可向担保权人主张债务人享有的各种抗辩权,而且在债务人对债权人享有全部或部分消灭债务的形成权但不行使时,第三担保人也享有拒绝承担担保责任的抗辩权。担保的补充性可类型化为一般补充性和特殊补充性。基于一般补充性,第三担保人在面对债权人的权利主张时应享有催告抗辩权,这种抗辩权具有区分连带责任保证与债务加入的功能。基于特殊补充性,第三担保人享有先诉抗辩权和先抵销抗辩权。先诉抗辩权本质上是先执行抗辩权,原则上仅一般保证人享有,例外情况下物上保证人也可主张。

 

 

本文文字编辑顾晨阳。本文未经原文作者审核。本文为中国民商法律网原创标识作品。凡未在中国民商法律网微信公众号正式发布的文章,一律不得转载。

 

 

文献链接:《第三担保人的抗辩权体系

[ 参考文献 ]

本文选编自李运杨:《第三担保人的抗辩权体系》,载《政治与法律》2021年第8期。本文未经原文作者审核。
【作者简介】李运杨,华东政法大学法律学院副研究员。

推荐阅读
丁晓东:互联网反不正当竞争的法理思考与制度重构
应当尽量避免直接认定竞争手段本身非法,而以企业的合同性权益或财产性权益受到侵害、消费者是否受到侵害为判断标准。
谢鸿飞:《民法典》实质担保观的规则适用与冲突化解
形式担保观和实质担保观在法律构造和法律效果上多有差异,但体系化地适用物权编和合同编的规范可缩小两者的差异。
姚明斌:《民法典》违约金规范的体系性发展
本文分析了《民法典》违约金规范中酌减规则的裁量特点和违约金约定的性质,分析了相关法律规则之间的关系。
热门排行
学术公告
问答集锦
相关文章
本期评价
0个赞
0个踩
敬请关注中国法学会民法典编纂项目领导小组组织撰写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民法总则专家建议稿(征求意见稿)》

编辑:赵丽华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