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野:职场智能监控下的劳动者个人信息保护——以目的原则为中心
2022年5月28日      ( 正文字号: )
[ 导语 ]
      职场监控并不是一个新问题,劳动者受监控之苦久矣,然而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兴起,用人单位在管理中越来越多地采用智能化手段实施监控,劳动者的隐私更加无处遁形。对此,天津大学法学院田野教授在《职场智能监控下的劳动者个人信息保护——以目的原则为中心》一文中,从劳动从属性出发,对智能监控中用人单位和劳动者之间个人信息利用和保护的冲突进行梳理,并以目的原则为中心,为智能监控的范围与限度划定边界,平衡用人单位和劳动者之间的利益,从而为职场智能监控问题提供解决之道。
一、职场智能监控下的劳动者个人信息危机

(一)职场监控方式的智能化发展使劳动者个人信息危机加剧

在人类社会发展的不同阶段,职场监控方式也有所不同。原始的监控手段主要是人工监控,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先后产生了物理设备监控、电子监控、数字监控和智能监控。智能监控能够通过算法自主地对信息作出关联、聚合、挖掘、分析,形成新的数据乃至作出自动化决策。与以往的监控手段相比,智能监控对个人信息权益带来的威胁更大,因为其对劳动者个人信息处理的范围更广,对劳动者个人信息处理的程度更深,冒犯性更强,隐蔽性更高。

(二)职场监控法治的迭代演进

在学术语境上,对职场监控法律议题的关切点正从劳动者的隐私保护向劳动者个人信息保护转变。劳动者个人信息保护蕴含了职场隐私保护,且在语境上与数智时代的背景更加契合。在实在法上,保护职场监控中劳动者权利的法律进路正从隐私法到个人信息保护法,再从个人信息保护法中加入劳动者个人信息保护特别条款到职场智能监控专门立法转变,职场监控法律治理日益精细化。

二、职场智能监控中的权益之争与规范路径

个人信息保护中的主要矛盾是信息利用与个人权益维护的冲突,根源在于劳动关系的从属性。

(一)用人单位实施智能监控的权源和理据

在智能监控中,用人单位有如下利益需要保护。第一,用人单位的管理权。这是用人单位实施智能监控的首要依据。用人单位基于管理权处理劳动者个人信息不仅在《个人信息保护法》第13条第1款第2项中被明确肯认,而且也在监控侵权案件中被法院所认可。第二,用人单位财产权。用人单位通过智能监控监督劳动工具和生产资料的使用,保护劳动工具、生产资料、商业秘密和其他知识产权,亦得到法院认可。第三,用人单位的义务与责任风险。根据《个人信息保护法》第13条第1款第3项,用人单位实施智能监控可能是为了履行法定职责或者法定义务。此外,用人单位也可能为了规避承担法律责任的风险而实施智能监控。

(二)管理权挤压下的劳动者个人信息权益

劳动者为了换取报酬,其个人信息权益面临多种被侵害的风险,包括个人信息权益的直接损害以及由此衍生的周边权益的损害等。个人信息权益可以根据内部构造分为“本权权益”和“保护本权权益的权利”。就后者而言,可能因非法的智能监控而受到侵害的有劳动者的知情权、决定权等。就前者而言,有如下损害。


除了侵害劳动者个人信息权益外,非正当的智能监控还可能对劳动者在劳动法上的诸多权利构成侵害,比如平等就业权、公平劳动报酬权、职业安全健康权和职业安定权等等。

(三)劳动从属性下的算法权力失衡与矫正

因为劳动关系是不平等的法律关系,所以应以倾斜保护为要旨保护它。劳动关系的不平等特征被提炼为“劳动从属性”,可细分为三个层面,一是组织从属性,二是人格从属性,三是经济从属性。这种从属性决定了劳动关系框架下用人单位和劳动者权利义务配置的基本格局,也是判断职场智能监控合法性的基本出发点。

在劳动管理日趋智能化的背景下,有必要于传统的组织从属性、人格从属性和经济从属性之外,承认“算法从属性”。劳动从属性决定了对职场智能监控应当采取的根本法律立场,一方面劳动从属性为用人单位实施智能监控提供了必要的正当性基础,另一方面劳动从属性与智能化的结合使劳动者个人信息权益处于更大的风险中。因此,应对劳动从属性作出必要限制,对智能监控下的算法权力失衡进行矫正。问题的关键是,如何划定职场智能监控的合理边界?哪些监控可以被认可,哪些又应被禁止?

从更具体的层面来看,从属性对劳动者个人信息保护的影响还体现在对规范路径侧重点的选择,尤其是同意规则的适用。同意因为受劳动从属性的影响很难真正自愿产生,但同意不是没有意义的,只有同意可能是不够的,应对监控的目的及其范围作出限定,以确保监控行为合法正当,从而解决职场智能监控问题。

三、职场智能监控范围与限度的边界厘定

划界是职场智能监控法律治理的关键,需从个人信息保护法寻找答案。个人信息保护法的目的原则最可能对症下药地治理过度监控的问题。

(一)目的原则的边界厘定与利益平衡功能

《个人信息保护法》第5-9条集中规定了五项基本原则:合法、正当、必要和诚信原则;目的原则;公开、透明原则;质量原则;责任原则。合法、正当、必要和诚信原则是总体性原则,主要发挥价值指引功能;后四项是具体原则,各有侧重。目的原则在诸具体原则中占据核心地位,包含目的限制原则和最小化原则。从规定顺序看,目的原则列于各项具体原则之首,有承上启下的作用。从作用机理来看,目的原则从广度和深度两个方面框定了个人信息处理的边界,进而实现处理者和信息主体之间的利益平衡。

(二)智能监控中的目的限制原则

关于目的要求,我国《个人信息保护法》第6条则采用了“明确”“合理”以及“直接相关”的表述,可作如下细致分析。第一,监控目的明确,即用人单位对监控目的的描述应当具有清晰的指向性。“明确”一方面涵盖了“特定”的意思,另一方面也因个人信息的类型不同而对目的特定的程度要求存在差异。第二,监控目的合理。应以总体性原则中的正当原则和必要原则为价值指引判断利益是否正当且必要。第三,监控目的与劳动直接相关。“直接”意味着强关联,除非重新取得同意或具备其他合法事由,处理者不得实施超出初始目的的后续处理。在实践中,对智能监控目的的相关性应结合监控获取的个人信息类型、劳动者工作的内容等因素进行判断。

(三)智能监控中的最小化原则

按照最小化的精神,对个人信息能不处理尽量不处理,能少处理尽量少处理,如果处理不可避免,那么以给信息主体造成最小损害的方式处理。最小化的判断可以从以下六个方面进行。第一,是否存在损害更小的替代方式;第二,监控时间限制;第三,监控空间限制;第四,信息类型限制;第五,信息数量限制;第六,保存期限限制。

(四)智能监控合法性判断中的动态利益衡量

目的原则提供了利益衡量所必须的核心标准,而在具体运用中是一个动态的平衡过程,其中的平衡思想就是比例原则,即用人单位因监控而得到的利益和劳动者因监控而面临的风险之间应当是成适当比例的。按照比例原则的精神,首先承认信息处理者和信息主体都有正当的利益,进而通过对双方的利益风险进行权衡比较,决定应受更优先保护的利益。相比国外法院对比例原则持开明立场,而我国法院较少在用人单位和劳动者之间进行细致的利益风险衡量,大多以用人单位享有管理权为由径直认定监控行为合法,未来应对比例原则多加重视。具体而言,可按照三阶段检测法分步骤认定职场智能监控是否符合比例原则,即适当性(suitability)、必要性(necessity)和利益风险比较(狭义比例)。

(五)职场智能监控正当目的之类型化判断

根据具体场景将智能监控予以类型化,有助于提升法律分析和适用的精确化程度。类型一,为发现犯罪而实施的智能监控。在没有任何迹象表明犯罪已发生或可能发生的情况下,纯粹为一般性预防犯罪目的而在职场实施智能监控不应当被认定为合法。类型二,为维护职场安全健康的智能监控。如果是为了防止某种职业病或者伤害事故的发生,那监控目的具体正当性;反之,则不具有正当性。类型三,为维护用人单位财产安全的智能监控。虽然该目的本身正当性明显,但是需要兼顾必要性,尽可能采取其他冒犯性更低的方式。类型四,为提升员工工作效率的智能监控。除非确有十分重大的理由且没有其他更有效的提升效率手段,否则不能采取监控的手段。

支撑职场监控(特别是智能监控)的事由必须是重大且令人信服的。至于重大与否的判断,只能放在个案中进行,以目的原则为指针,以前述类型化分析为参考。

四、结语

受劳动关系从属性影响,用人单位管理权和劳动者的个人信息权益形成一种特别的紧张关系,对该紧张关系的消解应以利益平衡为理念,以目的原则为进路。应基于目的原则对智能监控的范围与限度作出限制,以平衡个人信息利用与保护。智能监控下处理劳动者个人信息必须具备明确、合理且有与劳动直接相关的目的,以给劳动者造成最小损害为限度。智能监控只能作为一种例外的方式在具备重大事由时偶尔采用,不能成为常态化的管理手段,更不宜作为监视劳动者日常工作表现的常规方式。即使是为了防止和调查犯罪行为,公司也应该首先采取比监控更为温和的手段,除非是对特定人员有合理的怀疑。



(本文文字编辑魏靖。本文未经原文作者审核。本文为中国民商法律网“原创标识”作品。凡未在“中国民商法律网”微信公众号正式发布的文章,一律不得转载。)



文献链接:《职场智能监控下的劳动者个人信息保护——以目的原则为中心

[ 参考文献 ]

本文选编自田野:《职场智能监控下的劳动者个人信息保护——以目的原则为中心》,载《中国法学》2022年第3期。
【作者简介】田野,天津大学法学院教授。

推荐阅读
朱广新:情势变更制度的体系性思考
《民法典》第533条关于情势变更的规定与《民法典》相关条文存在体系性关联。
王利明:论债权形式主义下的区分原则
在贯彻实施《民法典》时,不应按照物权行为理论来理解区分原则,必须在债权形式主义模式下准确理解和适用区分原则。
曹兴权、杨士民:论公司法定代表人与其他人员越权的差异
在判断表见代表/理时,相对人对公司法定代表人与其他人员越权的审查义务有差异,应提出具体化函数理论进一步明确。
热门排行
学术公告
问答集锦
相关文章
本期评价
0个赞
0个踩
敬请关注中国法学会民法典编纂项目领导小组组织撰写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民法总则专家建议稿(征求意见稿)》

编辑:魏靖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2022010855号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