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金良:《民法典》共同担保中内部追偿规则的解释论
2022年6月6日      ( 正文字号: )
文章标签:民法典   共同担保   追偿权
[ 导语 ]
       《民法典》第392、699条在原《物权法》《担保法》的基础上重新设计了共同担保人之间的内部追偿规则,《民法典担保制度解释》第13、29条又对共同担保制度的适用和司法实践中的诸多焦点问题进行了回应,但在实施过程中仍至少存在三个方面的问题。一是根据《民法典》第699条,如果没有约定,应当如何认定保证人的内部追偿关系。二是根据《民法典》第392条,担保人在承担担保责任后是否享有向其他共同担保人的追偿权及如何追偿。三是《民法典担保制度解释》第13条和第29条存在冲突,需要进一步解释。对此,辽宁大学法学院郭金良副教授在《〈民法典〉共同担保中内部追偿规则的解释论》一文中,一方面运用法律解释的方法,对新规则确立的共同担保内部追偿规则进行了体系化的解释;另一方面从历史演进和理论发展的角度,阐述了新规则的可改进之处。
一、共同担保中担保人之间内部追偿关系的争论

《民法典》既未明确承认也未明确否认共同保证和混合共同担保人的追偿权,理论与实务界存在着“否定说”和“肯定说”两种观点。否定说认为,各担保人之间不存在连带债务,承认追偿权有违现行法律和法理;肯定说认为,各担保人之间符合连带债务的构成要件,赋予担保人之间的追偿权符合公平原则,可以预防道德风险。《民法典担保制度解释》虽然有条件地承认了混合共同担保人之间的内部追偿权,赋予了共同保证中保证人之间的追偿权,但共同担保人之间法律关系的本质仍然不明确。共同担保规则适用的法律解释需要对部分问题予以阐明,下详述之。

二、共同担保人之间存在连带债务

学界对混合共同担保中担保人之间是否为连带债务关系存在着诸多争论,同时对连带债务是否为混合共同担保人内部追偿关系的必要条件也有不同的观点。一方面,根据《民法典》第518条,没有约定保证份额的共同保证中,债权人可以选择债权的实现,各保证人的义务可以认定为连带债务。《民法典》第519条规定了连带债务人之间的追偿权,“合同编”通则对分则具有指导和适用的价值,当第699条没有明确共同保证人内部关系性质时,可以适用第519条的规定。另一方面,虽然混合共同担保规则属于物权编,而连带债务及共同保证规则属于合同编,对两者作同样的法律属性认定缺乏理论上的依据,但是,从债权实现中物保与人保地位平等、物保或人保承担保证责任后法律效果相同的角度考虑,以及共同担保中道德风险防控的需要,适用目的解释的方法,混合共同担保中担保人的内部追偿规则可以准用共同保证规则。

三、共同担保中的内部追偿规则有助于预防道德风险

所谓共同担保中的道德风险,是指各担保人之间的地位平等,如果债权人与担保人或其他相关主体恶意串通,就会损害其他共同担保人的利益。肯定说认为,不允许混合共同担保人之间的相互追偿容易引发潜在的道德风险。否定说则认为,即使是发生所谓道德风险的情况,担保人也只是在履行当初预见到的担保责任,并没有产生其他损失或损害。否定说的观点值得商榷:一方面,共同担保中的恶意串通确实会产生不正当的利益输送,甚至执行中的行贿等道德风险的情况;另一方面,某一担保人承担了担保责任,产生了债务消灭的效果,这实际上是帮助其他共同担保人分担了风险。因此,在共同担保中明确共同担保人的内部追偿权具有必要性。

四、共同担保中的内部追偿规则符合平等与公平原则

肯定说认为,在混合共同担保中,《民法典》第392条基本上是采取了“物的担保责任与人的担保责任平等说”的立场,承担担保责任的第三人应当要求其他担保人承担相应的份额。否定说认为,禁止内部追偿是公平原则的体现,每个担保人在提供担保时只应当预见自己可能面临的被债权人要求承担责任的风险。否定说显然是以传统民事交易的思维来分析现代市场经济发展中的民商事活动。共同担保中的道德风险问题在商事交易中更容易发生,赋予共同担保中担保人的内部追偿权具有制度实施的正当性。如果持否定说,将与“物保责任与人保责任平等对待”的理念相悖。

而在共同保证中,按照《民法典》第699条,在“没有约定保证份额”的情况下,债权人要求某一个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并实现债权后,其他保证人随即免责且没有向其他保证人追偿的权利。这种制度设计给债权人和保证人之间进行“利益交换”以及道德风险的发生“预留了空间”,这在法理上违反了公平原则。因此,基于混合共同担保中物上担保人和保证人地位的平等、共同保证中保证人地位的平等,由共同担保人分担担保责任才能体现法律的公平性。

五、共同担保中内部追偿关系的法律解释

(一)共同担保中内部追偿关系的体系性

《民法典》第392条与第699条的相同之处在于都没有明确共同担保人是否享有内部追偿权。这就需要对两个条文进行法律解释,以明晰法律适用规则。《民法典担保制度解释》明确了共同担保中担保人之间有条件的追偿权和共同保证中保证人之间的追偿权,同时也明确除了“约定”和“特殊实践”情形外,承担了担保责任的担保人无权请求其他担保人分担向债务人不能追偿的部分。在法律没有明确禁止担保人之间内部追偿时,并不能当然得出否定结论。

(二)共同担保中内部追偿关系法律解释的方法

共同保证属于合同编规范的内容,而混合共同担保则属于物权编解决的问题,不应当把两者作体系解释,但可以使用文义解释和目的解释方法。第一,《民法典》相关规则在文义解释上无法得出否定追偿权的结论。同时,由于《民法典担保制度解释》第29条第2款赋予了共同保证人之间的追偿权,所以当事人也不能依据该解释第13条的规定否定“约定”和“特殊实践”之外共同保证人之间的内部追偿权。第二,《民法典》第392、699条的立法目的并不是禁止担保人之间的内部追偿权,而是有效实现债权和当事人利益平衡。这从侧面反映出,共同担保人之间内部追偿权符合公平正义理念,有助于分散风险并鼓励担保并有助于防止道德风险。

(三)共同担保中内部追偿关系的阐明

对于共同保证中的内部追偿关系,《民法典担保制度解释》第29条弥补了《民法典》第699条的规则空白,赋予了共同保证人之间的内部追偿权,但共同保证人之间关系的设计仍不够清晰。第一,《民法典》第699条规定的“没有约定保证份额”的情况,符合第518条规定的连带债务的基本特征,应当认定为连带共同保证。第二,连带共同保证中,对保证份额没有约定时,可以对《民法典》第518、519、699条进行体系化解释,适用第519条的规定,连带债务人之间的份额难以确定的,视为份额相同。

对于混合共同担保的内部追偿关系,《民法典》第392条与《民法典担保制度解释》第13条共同确定了担保人之间享有内部追偿权,但又需要具备一定的条件,即担保人之间约定了追偿权或者存在特殊实践(各担保人在同一份合同书上签字、盖章或者按指印),在担保人没有约定担保责任份额时按照“比例”分担责任,但此处的比例为何并未得到规定。在混合共同担保中,物上担保人和保证人相互间的追偿权为债权,没有必要规定于《民法典》“物权编”中的担保物权分编。从法律解释和规则适用的角度考虑,在混合共同担保的内部追偿关系问题上,应当准用《民法典》第699条共同保证中保证人内部追偿关系的法律解释规则,“按照比例”的解释应当参照共同保证中保证人之间责任分担规则,即各担保人之间平均分担担保责任。

六、结论

我国《民法典》第392、699条分别对混合共同担保规则和共同保证规则进行了体系化的规范设计,但学界和司法实务对于共同担保的内部追偿规则仍存在较大争议,需要进一步解释。在解释方法上,应侧重于文义解释和目的解释,作出有利于制度生存和商事交易需求的解释。基于债法理论和法律适用的需要,共同保证人之间享有内部追偿权;基于债权人实现债权中“物保与人保平等”的原则和承担担保责任后对债务人债权性质相同的特点,混合共同担保的担保人之间也应享有追偿权,应类推适用共同保证的法律解释规则。

 

 

(本文文字编辑卢琛。本文未经原文作者审核。本文为中国民商法律网“原创标识”作品。凡未在“中国民商法律网”微信公众号正式发布的文章,一律不得转载。)

 

 

文献链接:《〈民法典〉共同担保中内部追偿规则的解释论》

[ 参考文献 ]

本文选编自郭金良:《〈民法典〉共同担保中内部追偿规则的解释论》,载《北方法学》2022年第2期。
【作者简介】郭金良,辽宁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推荐阅读
朱广新:情势变更制度的体系性思考
《民法典》第533条关于情势变更的规定与《民法典》相关条文存在体系性关联。
王利明:论债权形式主义下的区分原则
在贯彻实施《民法典》时,不应按照物权行为理论来理解区分原则,必须在债权形式主义模式下准确理解和适用区分原则。
曹兴权、杨士民:论公司法定代表人与其他人员越权的差异
在判断表见代表/理时,相对人对公司法定代表人与其他人员越权的审查义务有差异,应提出具体化函数理论进一步明确。
热门排行
学术公告
问答集锦
相关文章
本期评价
1个赞
0个踩
敬请关注中国法学会民法典编纂项目领导小组组织撰写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民法总则专家建议稿(征求意见稿)》

编辑:卢琛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2022010855号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