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世扬、袁野:人格标识合理使用规则的教义展开
2022年9月28日      ( 正文字号: )
[ 导语 ]
       《民法典》第999条人格标识的合理使用规则,旨在于实现公共利益与人格权益保护的利益平衡,确立了人格标识使用的阻却违法事由。然而该规则为一般规定,还应对法条本身展开教义学意义上的解释,进一步明确该规则的适用范围、构成要件及法律后果等。对此,武汉大学法学院温世扬教授、袁野博士后流动站研究人员在《人格标识合理使用规则的教义展开——〈民法典〉第999条评析》一文中,针对人格标识合理使用规则的规范意旨和定位、合理使用的客体、合理使用行为的构成要件以及使用不合理的法律后果等方面做出阐释,为明确人格标识合理使用规则的适用提供了指引。
一、《民法典》第999条的规范意旨和定位

《民法典》第999条确立了人格标识合理使用规则。该规则的规范意图始于利益冲突,即基于私益保护的人格权与公共利益的保护或促进在实践中常生扞格,在民事立法和裁判中须作取舍。于本条情形下,新闻报道、舆论监督等为公共利益实施的行为可构成对人格权保护的适当限制,限制一经确定,便构成不得损害公共利益的法定界限,一旦逾越便须根据本条后段依法承担民事责任。

从本条前后分句的逻辑关系来看,可推知符合本条前段情形者,行为人不承担民事责任。本条前段赋予行为人阻却人格权请求权行使之抗辩,为诉讼抗辩中的权利阻却抗辩。鉴于我国司法实践已然承认违法性要件的独立地位,且违法阻却事由从具体构成要件命名,区别于“免责事由”,该条前段被认定为“违法阻却事由”更为精准。

二、合理使用的客体

(一)姓名、名称

姓名、名称在性质上属于人格标识,系本条明确列举的合理使用的客体。民法典人格权编第三章未设有对姓名、名称合理使用之规定,但鉴于其与肖像权同为人格标识,在人格利益使用、人格权限制等方面颇为相似,故可考虑参照第1020条关于肖像合理使用的专门规定。在具体适用过程中,除本条列举情形外,还可参照其他对肖像合理使用的已有类型。可参照适用的法律依据不包括第1023条第1款,该款仅限于对肖像许可使用规定的参照适用,属于商业化利用背景下的许可使用,与合理使用存在重大差异,且“名称”无法纳入该款中“姓名等”的涵摄范围。

依第1017条规定,基于该条的反对解释与体系解释,以未造成公众混淆为限,除姓名、名称外,笔名、艺名、网名、译名、字号、姓名和名称的简称等同样存在被合理使用的空间。另外,昵称、绰号、小名、乳名与该条所列之“名”具有相同的功能,亦属姓名之列。

(二)肖像

肖像同样属于典型的人格标识,为本条列明的合理使用的客体。其与著作权的关联较为紧密,故以著作权的合理使用为参照。除第999条外,第1020条规定了合理使用他人肖像的五项条款。

依第1018条第2款对肖像的定义,肖像具有以下特征:第一,由一定载体反映。需区分的是,肖像依托于物质载体并不意味着肖像等同于物质载体。第二,具有可识别性。此种可识别性要求载体所反映的外部形象能够被辨识为具体某个人的肖像。鉴于不同人的外部形象确会因判别群体不同所导致判断结果的差异,宜以该自然人自身生活、工作范围的群体的视角为判断标准。第三,外部形象。肖像并不局限于该自然人的面部特征,而应包括该自然人整体的外部样貌。

(三)个人信息

个人信息为本条明确列举可以合理使用的客体。第1036条规定了“个人信息的合理处理”,文义上可涵盖“个人信息的合理使用”,可视为在人格权编分章中对个人信息合理使用的单独规定。

个人信息的核心要件为识别性。识别性系指通过该信息能够单独或结合其他信息识别出特定的自然人。识别包括直接识别和间接识别。随着信息化时代的不断发展,个人信息的范围不断扩大,交易记录、购物偏好、行踪轨迹、上网浏览痕迹等新型个人信息亦值得关注。

(四)声音、名誉和荣誉、隐私

第999条前段采“不完全列举+兜底”的条款模式,除明确列举姓名、名称、肖像、个人信息这四项客体外,还存在其他几类属于合理使用的对象。

一是声音,鉴于自然人的声纹具有唯一性和稳定性的特征,因此声音属于听觉层面能够表征自然人个体特征的人格标识。依第1023条第2款规定,对自然人声音的保护,参照适用肖像权保护的有关规定。在体系上合理使用制度与人格权保护紧密关联,故对自然人声音的合理使用可类推适用对肖像的合理使用。

二是名誉和荣誉,名誉、荣誉的特性在于防御而非使用,这是名誉、荣誉和人格标识的关键区别,因此,不宜将名誉、荣誉纳入合理使用的客体。

三是隐私,隐私能否成为合理使用的客体不宜一概而论,应根据隐私的具体类型而定。依第1032条第2款规定,隐私包括私人生活安宁、私密空间、私密活动和私密信息四个部分。从立法用于来看,“私人生活安宁”、“私密空间”和“私密活动”无法作为“使用”的宾语,不宜将其纳入合理使用的范畴。“私密信息”属于“个人信息”的组成部分,隐私中的“私密信息”可以成为合理使用的客体。

三、人格标识合理使用行为的构成要件

(一)行为目的:“公共利益”

出于公共利益的行为目的是本条前段所涉情形能够阻却违法性的关键。为避免在方法上向一般条款逃逸,必须确定“公共利益”在本条语境下的具体价值取向,此亦牵涉本条中“等行为”的射程范围。

本条首先涉及《宪法》第35条赋予公民的言论自由。新闻报道和舆论监督属于《宪法》赋予公众了解公共信息、参与公共事务的重要途径,其定位本身附有公共属性。除言论自由之外,本条中的“公共利益”还涉及其他社会交往中的必要性需求。该种必要性需求关乎一般性社会交往中任一民事主体的基础性利益,故当然属于本条中的“公共利益”涵摄范围。

(二)行为范围:“新闻报道、舆论监督等行为”

其一,新闻报道。新闻报道必须满足以下条件:第一,满足公众需要。第二,内容须基本真实。第三,不得含有侮辱、诽谤的内容。第四,必须遵守新闻的实效性。第五,主体应是依法设立的报刊社、广播电台、电视台、通讯社和新闻电影制片厂。

其二,舆论监督。新闻媒体报道属于舆论监督的主阵地,但“舆论监督”不同于“新闻报道”。内容上,“舆论监督”带有较为强烈的主观倾向。主体上,“舆论监督”的主体包括新闻工作者和普通公民。舆论监督的对象不应局限于国家公职人员的行为,其他关乎公共利益的社会公共事务或社会风气等事项同样属于舆论监督的范畴。

其三,“等行为”——本条与第1020条(对肖像的合理使用)、第1036条的关系(对个人信息的合理使用)。从体系上看,其他行为须结合民法典人格权编的具体规定加以确定,主要涉及第1020条和第1036条的规定,但是二者是否全然构成认定“等行为”的具体规定尚存疑问。首先,第1020条第2项与“新闻报道”相对应,无须纳入“等行为”;第1、3、4项系对社会交往中必要性需求的具体展开,可纳入“等行为”涵摄范围;第5项中“为维护公共利益的其他行为”与“等行为”兜底功能发生重合,而“为维护肖像权人合法权益的其他行为”与“公共利益”无涉,无法纳入。其次,第1036条第1项系经受害人允诺的违法阻却事由,属于独立于合理使用的抗辩事由;第2项属于“个人信息的合理公开”,该项中“但书”属于对使用他人个人信息的合理限制,与“等行为”形成具体与一般的对应关系;第3项“为维护公共利益的其他行为”功能上与“等行为”重合,“为维护该自然人的合法权益的其他行为”与“等行为”无关联。第1036条与“等行为”条款在体系上的关联程度较第1020条更为微弱。

(三)行为标准:“合理”的判定原则

对人格权人一方的权利限制在何种程度上“合理”,关键取决于比例原则的运用。完整的比例原则包括目的正当性原则、适当性原则、最小伤害性原则和狭义比例原则。目的正当性体现为“公共利益”,是首要步骤与前提。在查明正当性目的之后,才开始依次适用“三阶”比例原则。首先,适当性原则要求行为人对人格利益的使用符合维护或促进公共利益的正当性目的。其次,最小伤害性原则要求在数个可达到目的的手段之间,选择对他人权利限制最小的手段,该手段具有“不可避免性”,在既有可选择的干预手段中,并无其他伤害性更弱的替代性方案。再次,狭义比例原则要求干预手段与所追求的目的之间必须相称,在效果上不能不成比例。

四、人格标识使用不合理的法律后果

(一)人格权请求权

行为人不合理使用人格标识侵害他人人格权的,首先,转致第995条规定的法律后果。学界通说认为,第995条确立了独立的人格权请求权,属于绝对权请求权,有别于侵权责任编中的损害赔偿请求权,其构成要件上无须行为人的过错、无须存在既成损害。然而,此并不代表人格权请求权与侵权责任编的割裂,其在体系上并未脱离侵权责任的范畴,是特殊与一般的关系。对于人格权编未予规定的民事责任部分,适用总则编和侵权责任编的相关规定。另一方面,人格标识使用不合理的侵权优先适用第995条及以下条文的特别规定。其次,还可适用第997条新设的人格权禁令规定。再者,在认定行为人在使用不合理以致侵害他人人格权的民事责任承担时,须结合第998条中的诸项因素予以考量,比如行为人的职业、受害人的职业、影响范围等。

(二)财产损害赔偿请求权

行为人超出合理使用限度,利用他人人格权标识牟利的,受害人有权向行为人主张财产损害赔偿。此时请求权基础引致第1182条,该条确立了实际损失赔偿、获利赔偿和法院酌定赔偿三种方式,其中实际损失赔偿与获利赔偿转换为择一的并列关系。在此类侵犯标表型人格权的不合理使用行为中,受害人难以证明自身遭受了何种财产损失及其具体数额,此时受害人可主张行为人赔偿因不合理使用行为所获经济利益。获利赔偿请求权仍属侵权损害赔偿请求权。若所受损失或所获利润无法确定,当事人无法就赔偿数额达成一致,此时适用法院酌定赔偿。该赔偿属于规范性赔偿,系指行为人不合理使用牟利本应支付的通常合理对价。此时主要参考受害人同时期相同或相类人格标识的许可使用费和受害人人格标识的商业价值。当然,第998条所列因素亦应考量。

(三)精神损害赔偿请求权

行为人不合理使用侵害他人人格权,造成受害人严重精神损害的,受害人还可主张精神损害赔偿请求权。请求权基础引致第1183条第1款。此处的“他人”仅限自然人。此处“严重”的程度未有明确的标准。从实务主流裁判观点来看,于不合理使用侵害他人人格权的情形下,通常并不产生严重后果。对于受害人主张精神损害赔偿之诉求宜应从严认定,否则易增加受害人因侵权而受益之风险。

五、结论

《民法典》第999条系人格标识合理使用的一般规定,体现了人格权保护立法中的利益衡量,意图实现公共利益与人格权益保护的利益平衡。鉴于其为一般规定,应从法教义学视角对其适用进行解释和细化。人格标识合理使用规则的适用范围除“姓名、名称、肖像、个人信息”外还有其他客体,应结合文义、体系解释等进行扩张解释。合理使用行为的构成要件包含行为目的、范围、标准,应结合比例原则予以考量。人格标识使用不合理的法律后果主要为人格权请求权、财产损害赔偿请求权与精神损害赔偿请求权,应注意请求权基础先特别后一般的适用规则。



(本文文字编辑胡玥。本文未经原文作者审核。本文为中国民商法律网“原创标识”作品。凡未在“中国民商法律网”微信公众号正式发布的文章,一律不得转载。)



文章链接:《人格标识合理使用规则的教义展开——〈民法典〉第999条评析》

[ 参考文献 ]

本文选编自温世扬、袁野:《人格标识合理使用规则的教义展开——〈民法典〉第999条评析》,载《法学论坛》2022年第5期。
【作者简介】温世扬,武汉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民商法律网授权学者。
袁野,武汉大学法学院博士后流动站研究人员。

推荐阅读
邢会强: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中券商的勤勉尽责标准与民事责任
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制度保荐人尽职调查的标准低于公开发行,其民事责任也轻于公开发行。
赵玉:夫妻股权归属及其单方处分效力的认定
夫妻股权归属及其单方处分的法律效力,涉及家庭财产维护、市场交易秩序、公司组织三个维度规则的交叉适用。
翟远见:重大误解的制度体系与规范适用
相对人参与等并非重大误解的构成要件。重大误解可能例外地不产生可撤销的效力,或者关注表意人的动机错误。
热门排行
学术公告
问答集锦
相关文章
本期评价
0个赞
0个踩
敬请关注中国法学会民法典编纂项目领导小组组织撰写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民法总则专家建议稿(征求意见稿)》

编辑:王滢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2022010855号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